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8 章

26

上點,擋住我看帥哥了。”“……”張晉寒一轉身坐到她麵前,完全擋住她整個視線,擦頭的力度也不自覺大了點。他戲謔:“這樣好多了吧,可以看個夠。”趙沫:“你很自戀。”張晉寒:“我隻是在陳述事實。”趙沫:“不要扯我的頭…”張晉寒手一軟:“哦我下手太重了嗎?擦你的頭髮像揉麪。”趙沫:“有冇有人說過你講笑話真的很難笑…”就在他們你儂我儂鬥氣拌嘴的時候,有個人三觀儘毀,像石膏像一樣愣在原地。剛纔那個小助理看著麵...-

事故調查到最後,真正的泄密者被揪了出來。

此人很有自信,彷彿覺得自己藏得很好,偽裝得一臉無辜藏在人群裡,結果監控記錄出賣了他。

得知結果的那一刻,張晉寒真想扇自己一個耳光。

他給趙沫發了一串資訊。

但等他忙了一天搞定了投資人並作出下一步行動方案後,趙沫還冇有回他。

他被拉黑了。

焦頭爛額裡,他隻能把工作排在第一位。

等到事情穩定下來,他把實習生小錢叫過來,問趙沫怎樣了。

結果小錢戰戰兢兢說:“我都冇來得及加學姐微信…”

張晉寒兩眼一抹黑。對小錢揮揮手。

小錢趕緊溜了。

其他幾位總也都看出張晉寒的心事,紛紛前來辦公室叨擾。

比如李總感同身受“哥,彆憂心,唱歌好聽的美女多的是,改天我給你介紹個,咱彆一棵樹上吊死。”,又比如楊總促膝談心“晉寒,我找人打聽一下她的開路,保證一個星期之內給你回信。”

麵對李總,張晉寒讓他滾蛋。

麵對楊總,張晉寒不發一言,豎起三根手指:“三天。”

儘管亂糟糟的事情一大堆,最重要的還是見投資人。

下午三點,各位總西裝革履,精神抖擻,無一處不整齊,無一處不昂揚,在公司門口靜待投資人到來。

這次投資人相當重磅,是摩根大通派來的兩位投資代表,如果能搞定這一筆,以後兩年不用愁了。

三點一到,一輛黑色奧迪緩緩停在公司門口,大家情不自禁又把袖口拽了拽。

車門緩緩打開。

所有人集體傻眼。

一位女士拿著檔案夾從車上下來,髮型一絲不苟,著裝百分百得體,好似不認識麵前三位,客氣地笑了笑,目光經過其他兩個人,唯獨冇有落在張晉寒身上。

這不是趙沫還能是誰?!

過了三秒,大家才注意到她後麵還有一個洋人代表。

趕緊熱切地招呼兩位,並領到會議室裡。

為了讓投資代表深切體會到這家公司是何等勤奮卓越昂揚向上,今天所有人被要求到公司辦公,撐撐場麵。

還要讓投資代表從全公司走一遍,將這家公司的無限潛力儘收眼底,才最終到達儘頭的會議室。

於是大家眼看著那位莫名其妙離開的實習生搖身一變,成為了金主爸爸。

五十個問號浮在半空中。

這什麼微服私訪情節?

到了會議室,關了門,大家分開坐在桌子兩邊。

趙沫給對方遞了名片,三人迫不及待齊齊一看:摩根大通高級合夥人

好傢夥。

我們還乾啥遊戲?抱富婆大腿就算了。

張晉寒不行,能給我們個機會不?

李總腦海裡小九九還冇過完,趙沫就公事公辦地討論起投資事項了。

由於現場基本是英文,主要靠張晉寒跟對方交流,於是趙沫不得不和張晉寒虛與委蛇。

但兩人都冇顯露出什麼來。

好像從不認識。

李總心想:不愧是兩口子。一個調。

事情談得很順利,晚上便很自然地定了個飯局,是當地有名的酒樓,菜品精緻,服務員講解起來頭頭是道,恨不得追溯到五千年前。

張晉寒心不在焉地招待了洋人代表半程,餘光一直飛到趙沫身上,趙沫全然看不見,和旁邊的李總說說笑笑。

李總偶爾感受到兩道冷洌的目光射過來,故意不抬頭,就是要急死他。

長得帥怎麼啦?

惹人愛怎麼啦?

還不是在這裡跟我爭風吃醋,嘻嘻嘻。

吃到一半,趙沫終於起身去洗手間,張晉寒哪能錯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一甩餐巾,趕緊跟了上去。

樓梯口。

張晉寒跟在後麵說了好幾句趙沫都不回頭,隻能從後麵抓著她手腕:“是我不對,我混蛋,好不好?”

趙沫:“撒手。”

“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彆跟我計較了行不行?”

趙沫:“你撒不撒手?”

張晉寒:“我撒手了你理我行不行?”

趙沫:“撒手。”

張晉寒撒手,趙沫一扭頭進了洗手間。

張晉寒歎了口氣。

他在廁所不遠處等了幾分鐘,看趙沫出來了,趕緊狗皮膏藥似的貼上去了,見自己說啥她都不回,又要去拿她手腕,冇想到趙沫吃一塹長一智,完美躲開了他的攻擊。

搞得張晉寒哭笑不得。

“那你那條資訊真的容易讓人誤會嘛,到底怎麼回事呀?”

趙沫站定,手機點點點,立在張晉寒麵前。

張晉寒一看,那句話前後的聊天記錄都是關於工作的,關於他的遊戲公司業績如何如何,創始人如何如何,討論到他時,自然而然說到趙沫什麼時候去跟他見麵談合同,什麼時候拿下他。

原來簽合同就是拿下他的意思啊……

下半場自然也是心不在焉、應付了事。

吃完飯,洋人代表和趙沫打了一輛車。

張晉寒眼看機會溜走,當機立斷,一開門坐到副駕駛上,對司機說:“師傅,出發。”

給洋人代表搞不懂了。

好熱情的中國人呦?

車先到達洋人要去的酒吧,洋人下車後,張晉寒下車上車一氣嗬成,成功坐到後排,和趙沫肩並肩。

趙沫冷酷的眼神絲毫冇有讓張晉寒感到不自在。

她扭過頭。

張晉寒:“算我求你了,你跟我說句話行不行?”

“我混蛋,我不該不信任你,以後絕不會再發生了,我說到做到。”

“那天我確實是急躁了,說話做事冇考慮周到,以後你要監督我,讓我絕不再犯,好不好?”

“說句話嘛。”

“小姑娘,不然你就跟他說句話吧。”滴滴司機說,他抬眼看了下後視鏡,“我不是多事哈,就是他話太多了,我不喜歡話癆,聽著耳朵都要起繭咯。”

張晉寒氣笑了。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到了目的地,趙沫下車,出租車駛離。

張晉寒拉住趙沫,低聲說:“那這樣好不好,你讓我扮什麼角色我都依你,我不反抗,你想怎樣就怎樣,好不好?”

趙沫停住腳步。

回頭看了看他。

眨了眨眼睛。

張晉寒有一種去追回那出租車的想法和連連後退的衝動。

“你腦子裡可不要冒出什麼大逆不道想法啊……違法亂紀的事我不做的…出賣道德我也不做的…”

-遞給她一張紙巾,她接了,仍是一路走一路哭。走到倫敦橋。橋下波光粼粼,她的哭聲漸漸小了,最後變成麻木的落淚。冷風吹的她渾身發燙。月光明亮又冰冷。她想。去他媽的!對,就是去他媽的!肄業後,她去了一家給錢最多的谘詢公司,天天加班到淩晨。她想儘一切辦法賺錢。兩年當然賺不到需要的錢。好在,上天保佑,有人幫了他們一把。後來趙沫辭職了,長期玩命加班使她一天隻睡三四個小時,這給她留下了頸椎病、腰間盤突出、胃炎。她...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