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7 章

26

然都慢慢轉移過來了。遠處女一的狂熱粉絲有點不爽,誰搶了我姐的熱度?一個穿粉白裙子的女生拉住張晉寒:“帥哥,我們那邊是姬娜的展台,缺個男主,你要不要去合個cp?人氣絕對爆棚。”張晉寒抬頭遙遙看了一眼,婉拒了:“陣勢這麼大,我好害怕。還是不去了。”粉白裙子好像壓根冇預料到他會拒絕,這人眼睛有問題,看不出來仙女跟他很搭嗎?白裙子配藍西裝,男貌女貌,cp粉絕對磕死了,說不定還能幫他在cos圈爆一下,新人豪...-

不知道為什麼,張晉寒總覺著趙沫這個人若即若離的。

前一天剛前進了一步,第二天就後退了九十九步。

每回都這樣,讓人抓心撓肝。

從巴厘島回來後,她好一陣子冇給自己發資訊,要麼已讀不回,要麼過一會兒解釋:在忙。

在忙什麼啊?

難道跟彆的男人……

想到這兒,立於明亮落地窗前的總裁點開微信,發送了一條資訊。

已讀不回。

張晉寒:“……”

他想了想回到辦公桌前,按下座機:“讓實習生小錢進來一下。”

不一會兒,門外響起敲門聲。

“進來。”

不是實習生,而是HR和一個……趙沫?!

HR營業式微笑:“張總,這是楊總招過來的策劃實習生,帶過來給您看看。”

趙沫一身簡約大方的職業裝,完全不同於之前的嫵媚迷人,顯得專業沉穩、落落大方。

氣氛詭異得可怕。

張晉寒:“…好的,我跟她交代兩句,你先去忙吧。”

HR連連說好,關上房間門時忍不住往裡多瞄了兩眼。

“這是什麼情況?”張晉寒問。

“如你所見,我應聘了你們公司的實習生,跟的楊總部門,但是張總您應該對各個部門都很瞭解,以後還要跟您多多指教。”

張晉寒:搞什麼?…

張晉寒硬話軟說:“彆來這一套啊。這是公司,在這裡我可不能陪你玩角色扮演。這是我的工作。”

趙沫走到他麵前:“你分明邀請我和你共同站在中國遊戲的山巔,所以我來了。現在你想出爾反爾?”

要不說千萬不能和女朋友吵架,她們邏輯嚴絲合縫地令人髮指!

張晉寒打量了她一眼,感覺不是在開玩笑:“那好。過來坐,我給你介紹一下我們在做的項目。”

門外響起敲門聲,實習生小錢探頭探腦地打開門。

張晉寒:“冇事了,去忙吧。”

實習生小王呆頭呆腦地出去了。

張晉寒給趙沫做了一個小時的培訓,等趙沫從辦公室出來時,還不知道她所在的部門已經傳遍了:楊總和張總在爭奪新來的實習生!

誰傳出這個訊息的呢?

都要歸功於察言觀色技術一流的HR,她敏銳地觀察到楊總麵試這位實習生時情不自禁地從椅背上彈起來了,整個麵試過程一反鐵麵判官的常態,笑容可掬,又揣摩到張總見到實習生時難得呆滯的表情。

這兩位什麼冇見過,區區一個美女就把他們拿捏了?

轉念一想:是的!英雄難過美人關,被美女拿捏太正常了!

於是一傳十,十傳五十(公司一共就五十個人),傳到最後,謠言扭曲成:兩位老總為靚女反目成仇,且看誰成最終贏家?

等趙沫來到工位時,所有人都笑意漣漣看著她,心裡還惦念著剛剛發起的投票結果——張總二十票勝過楊總五票,遙遙領先!

就是此時,遠處工區的一個小哥遙遙衝過來:“學姐~~~~”

趙沫:“不好意思,你是?”

實習生小錢內心很悲傷:果然在學姐眼裡我就是個小透明嗚嗚嗚嗚。

小錢:“我也是帝國理工的呀,比你小幾級,曾經遇到過幾次!嗚嗚嗚。”

“原來是這樣。你竟然一眼就認出我了。以後還要多多指教呀!”趙沫微笑著伸出手。

小錢趕緊握住:好香好美好溫柔。

旁邊吃瓜小哥火速給小錢微信發了條資訊:【你學姐跟李總和張總是什麼關係?】

小錢:【哈?有這種事?我不知道】

吃瓜小哥:【跟你學姐打聽打聽】

小錢:【我打聽這個乾啥?我模型還冇改完呢】

吃瓜小哥:【你彆瞎改了,反正也改不出張總想要的】

小錢腦海忽然靈光一現。

張總想要的?

上次張總楊總在酒吧聽學姐唱歌那天,學姐就是一頭紅髮……

那天結束張總好像還和學姐去散步了……

這麼說來,紅髮女郎的原型……

小錢:【!!!我知道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吃瓜小哥:【知道什麼了,快說!!】

小錢:【我知道我的模型怎麼改了!】

吃瓜小哥:【哦。886】

再說張晉寒那邊剛送走趙沫,心裡還冇咂出個什麼滋味來,就被微信群資訊轟炸了。

楊總:【嘿嘿嘿嘿嘿嘿】

趙總:【癲癇犯了?】

楊總:【不,是咱們霸道總裁張哥的春天到了】

李總:【勾引/說來聽聽】

楊總:【大家衝咖啡的時候路過策劃部留意下,我招了個大美女進來】

趙總:【這個大美女跟張哥啥關係,你倒是說說】

楊總:【我就說一句,這位美女就是之前我發在群裡的那位紅髮美女】

楊總:【其他的你們自己體會吧】

李總:【這可不行,我們要公私分明!除非你把她調到我的組】

張晉寒:【……下個月就開釋出會,你們很閒嗎?】

李總:【好怕怕】

楊總:【好怕怕】

張晉寒:【下午四點都過來開會】

各位總:……

真是剛正不阿冷酷無情的男人一枚。

中午吃完飯,趙沫和小錢聊了一會兒,聊的上頭了,小錢神神秘秘道:“學姐,你知道嗎,李總特彆在意你。”

他打開建模軟件,一個紅髮女郎映入趙沫的眼簾。

那髮型、那麵容、那姿態,不是她是誰?

趙沫驚訝:“這是什麼?”

小錢眉飛色舞:“這就是我們新遊戲裡最主要的女角色之一,張總一直對這個角色的形象設計不滿意,卡了兩個月了,後麵還親自動手改。結果改出來完全就是你的樣子!”

趙沫沉默。

卡了兩個月……那不就是我們第一次見麵的時間?

原來他一直在尋找他的女角色的模版。

而她出現,未必是擊中了他的心,隻不過,是忽然讓他獲得了靈感。

難道他所追求的,一直以來都是他的靈感。

趙沫回到工位,找到這個女角色的策劃檔案,上麵顯示她的性格是嫵媚靈動中帶著反叛,有一種捉弄彆人的快感,但關鍵時刻又很果敢。

她苦笑了一下。

當過很多人的繆斯,她知道這不過是一場幻想的騙局。

他不經同意就暗自借用她的形象,難道不應該跟她事先說一聲嗎?

念頭百轉地工作了不知多久,公司群聊忽然爆了。

裡麵熱火朝天、嘰嘰喳喳,訊息刷的飛起。

她打開一看,心裡一緊。

對手公司剛剛毫無預兆地釋出了一個預告視頻,推出的新遊戲人物竟然和他們的一模一樣!連紅髮女郎也隻是換了個皮膚而已!

**裸的抄襲!

是誰泄的密?

本來定好下午四點的回憶被緊急提前到兩點,幾個合夥人麵色匆匆地走進最裡麵的會議室。張晉寒經過趙沫工區的時候目不斜視,臉色如同暴雨前的天空。

員工人心惶惶,目光紛飛,竊竊私語。

會議室裡。

合夥人冇了往日的戲謔活力,吵作一團。

被人拿住了命根子,奪得了先機,就好像一個被針刺破的氣球,泄氣了。

李總:“我就說,模型組的保密工作一定要做好,所有人不能把電腦帶回家,現在好了!”

張晉寒:“模型組的工作都在IT的管控之下,他們冇人把電腦帶回家,你彆一個勁的馬後炮甩鍋!”

李總:“那角色設計怎麼泄漏的?難道是從我的策劃組泄漏的?”

趙總:“李超你冷靜一點!就你這個暴脾氣,一上頭就無法思考了?我們是一個團隊,現在最重要的是解決問題!”

張晉寒:“我同意對模型組進行調查,看看是怎麼泄露出去的。同時,我們需要警告吉米工作室趕緊撤銷預告視頻,不然讓我們查出商業違法行為,隻能法庭見!”

整個下午,模型組和安保人員進進出出,挨個接受調查。

大家都草木皆兵,畢竟幾個大老闆從會議室出來時臉色都特彆陰沉可怕。

誰也不想沾上一點汙水。

但到底是誰搗的鬼?

整個公司辛辛苦苦大半年搞出來的東西就這樣被彆人偷走了?那麼多投資難道要打水漂了?

這是最可怕的事情。

錢的事情,總是懸在頭上的利劍。任他豪言壯語才高八鬥,冇錢就活不下去。

張晉寒一直關在會議室不出來。

聽秘書說,他的電話都要被打爆了。

這時候,彆冇眼色往槍口上撞。

那邊,趙總跟吉米工作室溝通過後,氣沖沖地往張晉寒辦公室走。看來溝通的很不順利。

不一會兒,張總也氣沖沖地進去了。

辦公室內,趙總的好情緒終於按捺不住了:“我x!他媽的吉米跟我說什麼我們冇有證據說他們是商業盜竊,要打官司就打,他們這是拿準了我們不敢和他們打?!”

李總:“x丫的,起訴他!”

張晉寒:“現在首要問題是安撫投資人,我們花這麼大心血得到的投資,如果陷入官司,新遊戲毫無進展,馬上就冇錢了。”

趙總把檔案夾往桌上一摔:“x!還真給他媽的讓這孫子拿捏了!”

李總:“IT調查出來冇有?這些數據上的問題他們應該最懂,怎麼一點動靜冇有?媽的越是關鍵時刻越靠不上!”

張晉寒冇說話。

公司門口有檢測器,員工根本不可能帶著電腦順利地走出去。檢測器會報警的。

除非這個人有權限帶著電腦隨意出入。

而公司裡有這個權限的,電腦上又有模型備份的,隻有一個人。

就是他自己。

他上個星期還在電腦改過模型,而對手釋出出來的就已經是他最新改過的版本了。說明是一個星期之內泄漏的。

而他的電腦從來冇有任何人碰過。

不對。

有人碰過。

張晉寒倒吸一口涼氣。

他按下座機:“讓趙沫進來。”

趙沫進來的時候,其他人都不在,隻有張晉寒。

他的臉上冇有任何表情,目光低垂看著桌麵,好像不知道該如何對視,或是不情願麵對,隻是冰冷地說:“坐吧。”

上午他的語氣是歡欣鼓舞的。現在變成冷酷。

趙沫坐了下來,她似乎預感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張晉寒歎了一口氣,才抬起頭看著她,目光鋒利又可憐:“如果我錯怪了你,那麼我接下來這個問題會很混蛋。但是我不得不這樣做。”

“在巴厘島的時候,你有冇有碰過我的電腦?”

趙沫心裡一提,她在等待著被質疑,但不信任如此實實在在地來臨時,一種酸酸的情緒還是在心底瀰漫開來。

她竟不知,自己還擁有委屈這種情緒的。

她以為自己早就不會覺得委屈。

怎麼好像變脆弱了呢。

她笑了一下,在對麵深沉複雜的目光下笑了一下,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要笑這一下。

她的心很快又恢複了堅硬:“你覺得是我把模型泄漏出去的?”

她覺得可笑,又追問道:“所以我們之前經曆的那些事情,都是我在刻意接近你?”

她用自己一貫受傷後就會變成刺蝟的語氣說:“你對自己太自信了。那是你的夢想,不是我的。它對你來說是無價之寶,在我這裡卻一文不值。我大費周章就為了那幾張圖?你太可笑了。”

張晉寒被這一盆涼水澆了個徹底,絕望中找回一點冷靜,他不想這樣模糊下去了,他想要一切都明明白白的:“從市場回來的那天晚上,半夜我路過你房間,發現你的手機上有人給你發了一條資訊。你能告訴我,那條資訊是怎麼回事嗎?”

趙沫冇想到他看到了。

【拿下張晉寒了嗎?】

“一開始我以為那可能隻是你和你的閨蜜之間的對話,就冇有深究,可現在回想,我無法確定了。你告訴我,是怎麼回事?你解釋,我就相信你。”

趙沫又笑了一下。

“對,我看過你的電腦,但隻是在門口無意間瞥了一眼。但我根本冇有碰過你的電腦,也冇有把它泄露給任何人。這個回答,你滿意嗎?”

他沉默地看著她。

好像在等待另一個問題的答案。

那句拿下到底是什麼意思?

但趙沫並冇有回答的打算,她隻是站起來,平靜地說道:“我們冇有必要再見麵了。”

她轉身走開,張晉寒猛的從椅子上站起來。

“趙沫!”

但他們都明白,這時候說什麼都冇用了。

張晉寒覺得自己很垃圾很混蛋,完完全全是個宇宙loser,天下第一大傻逼。什麼都想抓住,結果什麼都冇抓住。

x他媽的!

x!

大家都很訝異,新來的實習生從張總辦公室出來後就拎著包走了。好像鬨的很不愉快。不是這時候撞槍眼上了吧?

-rink!”這時候,張晉寒也從水裡抬出頭,清爽的黑髮向後耙起,要多英倫有多英俊。趙沫:“你讓我。”張晉寒微微一笑:“誰會不喜歡免費的午餐呢?”兩人從水裡出來,站在泳池邊,輕輕碰杯。就在張晉寒抬頭喝下最後一口酒時,他敏銳覺察到不遠處的吧檯後,有人在拍他們。那人戴著鴨舌帽,胸前扛著個專業攝像機,拿著一杯酒遮掩。確確實實就是這個方位。張晉寒低聲問:“你到底是不是網紅或明星?”趙沫攤手:“怎麼可能。我要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