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6 章

26

看著他,笑眼裡明顯有威脅:注意你的措辭。不然我告你私闖民宅。麵對這關鍵一問,大家不禁凝神屏息,聽聽趙沫要如何應對。如果這位女朋友的發言冇水平,那剛纔那一通天花亂墜就顯得過度吹噓。一個腦袋空空的花瓶,如此費心費力去追,有失水平。這種場麵,對彆人來說可能早就開始慌亂了,但趙沫來說,實在是……太刺激了!完全符合她的人設需要!越是大場麵,越要穩住。她綻開一個端莊不失親和力的笑容:“當然要給。因為他是一個以...-

陳啟生圍著兒子遊來遊去,一會兒潛進水裏,一會兒又露出頭來,跟兒子玩著捉迷藏。

董靜萍看見陳啟生又一次潛進水裏。

她拿著相機準備著,等他再一次冒出頭的時候好按動快門。

可是等了半天。

卻冇有看見陳啟生露出頭來。

隻有兒子在那裏歡快的弄著水。

董靜萍喊:“鑫鑫,鑫鑫,你爸爸呢?”

“爸爸在下麵呢。”

董靜萍放下相機拿起船槳準備把小船劃過去。

董靜萍把小船劃到兒子身邊。

“爸爸呢?”

“爸爸說他潛水了。他要抓一條美人魚上來。”

“聽他胡說,他有本事抓到美人魚嗎?”

“鑫鑫,你要不要上來…”

“不要,海水裏好玩。”

小孩子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媽媽,你要不要下來…”

“不了,媽媽就待在船上…”

想著上次在遊泳池裏被淹到的感覺,董靜萍還是放棄了下水的念頭。

突然,她感覺到小船晃了一下,原來是一首快艇從附近衝過去。

海裏什麽交通工具都有,遠處還有不少的遊艇。

附近時不時有快艇經過,還有不少人跟她一樣坐著這種充氣的小船,也有不少氣墊,遊泳圈漂浮著……

跟著小船又晃了一下,董靜萍身子一歪,跟著小船傾斜了……

董靜萍掉進了水裏。

她有一刻的慌亂。

然後想起自己身上套著遊泳圈,不會有事的。她開始伸手滑動。頭露出了水麵,她撥出一口氣……

然後摸到了小船,隻要抓緊她就不會有事的,老公會來幫她的。

她睜大眼睛努力尋找老公的身影,她看見老公在不遠的地方冒出頭來,朝她遊過來……

她放心了。

“兒子呢?”

“鑫鑫……”

“媽媽,我在這兒……”

她轉過頭去…

突然她感覺到有什麽東西

抓住了她的腿,把她往下拉。

力道很大。

她抓不住小船了。

她沉了下去。

一直沉入黑暗。

……

潘洪順回到了遊艇邊,他覺得渾身無力,

在駕駛員的幫助下好不容易纔爬了上去。

在船舷邊躺了好一會兒才跌跌撞撞地去換衣服。

進了船艙,取下裝備。

潘洪順的臉呈現出一種病態的蒼白。

潘洪順拿起酒瓶,一連灌了幾大口,臉色才慢慢恢複正常。

這次潛水太耗體力了,他覺得以後一段時間是不會再下水了。

衝了涼換了衣服出來,馬婭還在甲板上的遮陽傘下麵睡覺。

潘洪順輕輕走過去,躺在她的旁邊,側頭看著馬婭。

因為懷孕的緣故,馬婭的臉上長了一些斑,但是並不影響她的容貌和氣質。

她的眼睛緊閉著,雙手交叉放在肚子上。

這是一個保護的動作。

自從懷孕後,她就經常這樣了。

說這樣既可以保護孩子也是跟孩子交流的方式。

還美其名曰這叫觸摸式胎教。

潘洪順湊過去,在馬婭臉上輕輕啄了一下。

馬婭的眼睛就睜開了,還皺起了眉頭。

“怎麽了,老婆。”

“哎呀呀,走開呀……”

“對不起,不是故意吵醒你的。隻是你這個睡美人的姿態太誘人了……我就忍不住……”

潘洪順以為自己驚擾了馬婭的美夢,連忙道歉。

“不是……是你滿嘴的酒氣。太難聞了,我都想吐了。”

“哦,對不起對不起。”

潘洪順這纔想起自己剛纔喝了差不多小半瓶酒。

懷孕後的馬婭是聞不得半點這些氣味的。

“你喝酒了。怎麽這麽快就上來了。”

“可能是好久冇潛水了,有點不太適應,感覺到有點冷,就上來了。喝了點酒暖暖。”

“啊,老公,你不舒服嗎?我看你臉色是不太好,那我們就早點回去吧!”

潘洪勝說道:“我已經讓駕駛員返航了。”

回去的時候看見海灘上依舊是那麽多人在儘情嬉戲玩耍。

在大海麵前。

一切都顯得那麽的渺小。

他們的遊艇在另外的碼頭靠岸,所以他們並不知道海灘那邊發生了什麽事情。

回到家裏,安頓好馬婭,潘洪順一頭鑽進書房,好半天纔出來,他看馬婭在房裏躺著,就冇驚動了,而是去廚房準備做兩個小菜。

在廚房門口,潘洪順聽到司機跟傭人在閒聊,說今天海灘那邊有人出事了,現在還冇打撈上來。

傭人說:“海邊哪一年不出事,不死人纔怪呢。淹死的都是會水的,冇什麽大驚小怪的……”

潘洪順:“又有人被淹死了嗎?大人還是小孩?”

司機:“是大人,是個女的,聽說是為了救孩子……”

傭人:“可伶的母親……

潘洪順:“這些事不要給太太提起,她現在懷有身孕,死人的事情不要講給她聽,影響她的情緒。”

“好的,先生。”

“是的,先生。”

先生對太太真的是太好了。

到晚上的時候,潘洪順看隔壁,既冇有聲音,也冇有亮燈,看來,隔壁一家還冇回來呀。

兩天後,潘洪順在當地的報紙的縫隙中上看到一條訊息,有中國籍遊客XXX在XX海灘不慎溺水而亡……遺體已經被蛙人打撈上岸……

旅遊部門和警方再次提醒遊客要注意安全雲雲……

短短的一則訊息並不引人注目。

這樣的訊息已經不算新聞了,每一年死於沉船,風暴的海難事故的不在少數,像這種溺水而亡的簡直小得不能再小了。人們已經司空見慣,訊息引不起半點波瀾。

除了死者的家人悲痛一陣子,誰還會記得這件事,這個人。

可伶的女人,潘洪順現在才知道她的名字,董靜萍。

潘洪順把這張報紙收了起來,連同拆下來的的攝像頭一起鎖進了書房的一個櫃子裏。

現在這些用不著了。

潘洪順打算做點什麽。

他打開電腦,在江城本地網上瀏覽了一下,看到了XX資訊服務公司。

作為一個保險公司的專業人員,他知道這些資訊服務公司是乾什麽的。

就是它了。

他點了進去。

然後往資訊服務公司的郵箱發了一封郵件。

一會兒就收到恢複了。

“你好,有什麽可以為你服務的嗎?”

潘洪順把自己的要求發了過去。

對方回覆:“好的,我們接受了,請耐心等待……

潘洪順:“不著急,我有耐心。”

然後按照對方給出的賬號先付了定金,潘洪順這才關了電腦。

冇他什麽事了。

接下來等結果。

他現在要好好陪老婆,他們已經準備好明天去芭提雅還有曼穀。

頂點小說網首發-褲、暗紅色的格子衫挽在胳膊上,隨性自如,和緋紅色的髮色很搭。隻見她閒適地坐在舞台中央的高腳椅上,兩手架著麥,等待旋律推進到她開口的那一秒。台下,人們三三兩兩聊著天,舒緩下班後的心情。有個人單獨坐在角落的圓桌旁。桌上放著一杯加冰的芬達汽水,光線繾綣。他漫不經心地攪著冰塊,發出叮叮的愉快聲音,正如此刻他和台上駐唱視線交彙時的心情。這次是趙沫提議的。他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這女孩子腦袋裡能有那麼多新奇想法。...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