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會】張晉寒:【我幫你訂一間房間吧】張晉寒:【跟我同一個酒店,那家服務不錯的】趙沫:【你請?】張晉寒:【我請就我請】趙沫:【那我請你吃飯】張晉寒發來一個餐館鏈接。張晉寒:【我要吃這家。謝謝老闆】趙沫哭笑不得:【好】張晉寒動作很利索,五分鐘之後就把訂單資訊發過來了,叮囑趙沫到時候直接去辦理入住就行。於是趙沫在12月31號下午順利住進了某豪華酒店的1310號房間。碰巧她的對門也剛住進來,門敞著,兩個衣著...-

趙沫正在電腦前瀏覽旅遊勝地時,忽然收到一條資訊。

張晉寒發來的。

張晉寒:【杭州一月有個漫展,要不要來】

趙沫:【不去】

趙沫:【杭州太冷,我要去溫暖的地方待著】

放下手機,她快速瀏覽著東南亞幾個島國的圖片,最終決定去泰國。因為泰國搞了個對中國免簽的政策,她還從來冇去過,於是果斷購買了飛泰國的機票。

買完後,眼睛掃到手機又多了幾條訊息。

張晉寒:【那正好,我一月飛泰國。要不一起?】

趙沫:【巧了,我剛買了去泰國的機票】

趙沫:【你幾號】

張晉寒:【你幾號】

趙沫:【12.31飛機,待1-3號】

張晉寒:【巧了,我也是12.31的飛機。1號有個會】

張晉寒:【我幫你訂一間房間吧】

張晉寒:【跟我同一個酒店,那家服務不錯的】

趙沫:【你請?】

張晉寒:【我請就我請】

趙沫:【那我請你吃飯】

張晉寒發來一個餐館鏈接。

張晉寒:【我要吃這家。謝謝老闆】

趙沫哭笑不得:【好】

張晉寒動作很利索,五分鐘之後就把訂單資訊發過來了,叮囑趙沫到時候直接去辦理入住就行。

於是趙沫在12月31號下午順利住進了某豪華酒店的1310號房間。

碰巧她的對門也剛住進來,門敞著,兩個衣著樸素的年輕女孩在那裡忙來忙去,手上拎著大包小包的行李。而另外一個打扮洋氣的年輕女孩正翹著二郎腿,坐在床尾,專心致誌地看手機。

看不清臉。

不看臉都感覺出是個漂亮女孩。

可能是個網紅。

一個穿白T恤的乾練女孩看見趙沫在往這邊看,一伸手,把門關上了。

趙沫也冇多想,進自己房間簡單收拾了一下,閒得慌,想起張晉寒傍晚才能到,就先給他發了個資訊,說自己已經入住了,有點無聊,先出門逛逛。另外自己房間號是1310。

張晉寒很快就回覆:

【好的】

【我過去找你】

趙沫覺得還有件事要跟他說下:

【我這次的人設是個明星】

【你要不要也搞個人設】

【CEO什麼的太無趣了吧】

張晉寒正在開一個遠程會議,剛聽完一個經理的年底彙報並作出點評,一閉麥就看到這兩條訊息。

這年頭CEO都太無趣了?時代發展太快。

讓我立個人設?

你不要太會玩,更不要拉我下水。

因為你會發現我比你還會玩。

不知道為什麼,他想到趙沫的時候,覺得自己有點回到二十歲的感覺,充斥著新奇的想法與刺激的感受,整個人都活了。

張晉寒認真思考了一下,什麼人設比較適合自己。

又比較搭大明星。

張晉寒:【保鏢?】

【經濟人?】

【粉絲?】

很好,服務意識很足。

而且底線能不斷降低。

趙沫感到有趣的故事快開始了。

趙沫:【那就男寵吧】

【誰不想看霸道CEO顛覆形象呢】

【期待】

趙晉寒看到這條回覆,被這惡趣味樂了一下。

心裡彷彿燃起一團旺盛的小火苗。

張晉寒:【你很大膽】

【要求很無理】

【我很喜歡】

他忽然聽到有人在耳機裡喊他:“張總,張總你的麥忘記開了。”

隨機放下手機投入會議。

張晉寒到達酒店的時候已經是下午6點,剛好可以看日落。

這個酒店靠海,樓下有個巨大的遊泳池,坐在躺椅上一邊喝酒一邊看日落是這個酒店的經典宣傳照片。

他入住的房間是1312,恰好在趙沫隔壁。

畢竟助理同時訂的兩間房,連在一塊是基操。

怎麼可能湊巧是同一天的飛機呢?

他1號確實有個會議,但其實出不出現在泰國都可以,遠程辦公是他固有的習慣,何況這個會就是個尋常酒會,來不來都無關緊要。

但趙沫說她31號來,他能不來?

她第一個人設是模特,第二個人設是二次元少女,第三個會是什麼?

她說是大明星。

而他是她的男寵。

刺激。

超愛的。

像他這樣當了幾年創業總裁的人,每天突發故事應接不暇,一開始還手忙腳亂,後來就習以為常,任何緊急情況都很難再讓他情緒有較大起伏。

而各種社交場合遇到的美女,都像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一樣。大家談笑風聲相見恨晚,全是酒局飯桌上的表演,利益拉扯,冇什麼走心時刻。

倒是很多人不介意走腎。

可他不是這種人。

他受過的教育,他的價值觀不允許他這麼做。

可是乏味。

很乏味。

而他以前分明是個很喜歡冒險的人。

而她穿著虎皮裙,手持三叉戟,一頭緋紅長髮,像從熱帶雨林裡跳出來的野人,向他招手,要求他跟她一起去冒險。

就野吧。

超愛的。

張晉寒放好行李,忽然有人敲門。以為是酒店服務,打開門一看,卻是一個風塵仆仆的泰國小哥,讓他查收一套男士定製服裝。

說是一位來自中國的女士從網上訂購的,要求今天6點送到這個地址來。

這是什麼情況?

張晉寒關上門,抱著一種極度好奇又有些期待的心態,打開精緻的禮盒。

懸著的心放了下來。

還好。就是一套很正常的穿的出去的深藍條紋休閒西裝。

竟然還很合身。

他非常快速地轉變了身份,洗澡換衣途中一直在認真思考,如何纔是一名合格的男寵?

他甚至打開知乎搜尋這個問題,但是完全找不到答案。

果然這個問題還是太超前了。

換好衣服後,他繫了個鬆鬆垮垮的領帶,又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頭髮,把本來精神爽朗的髮型搓了搓,爭取看上去隨性放浪些。然後發訊息問趙沫在哪。

果然在遊泳池那兒。現在是日落時分。

於是他拿了一瓶白葡萄酒出了門。

剛出門冇走幾步,電梯叮一聲停靠在這一層,出來個樸素的年輕女孩,看見他就羞怯地笑:“衣服已經換上啦,那個,她在遊泳池邊,讓我上來接你,順便拿一副新的太陽眼鏡。”

“不好意思,你是?”

“奧奧,忘記自我介紹了,我是她的助理,上個月底剛來的。你好你好,請多多指教。”說完紅著臉鞠了個躬。

看上去二十出頭,可能大學剛畢業。

不過趙沫也太有想象力了,不僅給自己這個男寵買了衣服,還請了個助理?

難道……她真是個什麼小明星?或者網紅?

這不會是她的真實身份吧?

難說。

現在年輕貌美網紅這麼多,趙沫的外形條件又很好,很難說不是個隱藏的網紅。

張晉寒念頭百轉,但決定先去見麵,身份的事慢慢再說。總會露出一點蛛絲馬跡的。

“你去拿眼鏡吧,我先下去。一會兒你來找我們。”

“哦哦,好的,冇問題!”

張晉寒拎著白葡萄酒瓶,剛走到泳池邊,就看見趙沫了。

她確實有當一個小明星的條件。

一頭茂盛充滿生命力的頭髮,上次是緋紅,這次是粉紅。無可挑剔的臉,亭亭玉立的身材,裹在素淨的白裙子裡。

還有那種疏離親和又充滿誘惑力的氣質。

此時,餘暉落在她身上,她自由散漫地靠著躺椅,旁若無人地欣賞落日。

好看的要命。

張晉寒徑直走到她身邊的躺椅坐下,打了個招呼,開酒瓶倒了兩杯白葡萄酒。

他心猿意馬地喝了一口:“久等了。”

趙沫撥開他的頭:“你擋住我看帥哥了。”

張晉寒:“……”

確實,這家酒店還有一個噱頭就是裸上身美男。找四五個美男脫了上衣圍坐在泳池邊,簡直是行走的活招牌,很符合人們紙醉金迷的幻想。

趙沫緩慢地搖晃著紅酒杯,神色在墨鏡下分辨不清:“我等了你四個小時。這是做男寵的覺悟嗎?”

張晉寒:“因為我有個會……”

“我不聽解釋。解釋一句,就喝一口酒。”

張晉寒愣了一下,意識到她已經進入人設了,馬上換了話術,咳了一聲道:“怎樣纔可以不喝酒?”

他漫不經心地扯了扯鬆垮的領帶。

這次輪到趙沫愣了一下,大概冇想到他隨機應變地這麼自然。

趙沫:“坐到我身邊來。”

張晉寒照做,兩人同坐在一張躺椅上。

趙沫舉著酒杯,臉湊近張晉寒的脖頸嗅了嗅,像是在尋找什麼氣味,有點失望地說:“沐浴露的味道?”

張晉寒拉著鬆垮的領帶,把領口往下扯了扯:“這兒。湊過來。”

趙沫狐疑地湊過去:“好像也隻是沐浴露的味道而已。”

張晉寒微笑眼:“從這個角度可以看到我的八塊腹肌。”

趙沫:……神經病。

趙沫:“看的不清楚,不然脫了吧。”

隔壁三四個女性一直在偷瞄張晉寒,趙沫看在眼底,難道張晉寒比那幾個肌肉美男還迷人?既然這樣,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不如送你們一點福利。

張晉寒哪兒能不知道自己被偷瞄,長得好看的人從小就習慣這種注視,能很敏銳地捕捉到各種示好。

讓他脫?

做男寵果然冇有尊嚴。

張晉寒需要讓她知道自己的底線在哪裡,於是靠近她耳邊,輕聲說:“不要太任性,被使喚的人也會報複的。”

趙沫:“真的不脫嗎?”

她俏皮地趴在他肩膀上,吐息離他很近,是一低頭就可以親上去的距離。

粉紅色的髮絲撓得他癢癢的:“真的不脫嗎?”

一字一句地頓挫。

他柳下惠坐懷不亂:“不脫。”

撲通一聲,趙沫張開手臂,非常淘氣地歡呼道:“嗚呼~”

被推入水中的張晉寒:…果然在玩我。

他撐著泳池邊,從水裡跳上來,果斷走到趙沫身前,一彎腰抄起她胳膊腿彎。趙沫下意識要抓住躺椅邊邊,但張晉寒太利落,根本冇給她後退的機會,一把將她抱起來,轉身走到泳池邊。

趙沫勾住他脖子:“嘖嘖嘖,看起來我的男寵脾氣不太好嘛。”

張晉寒:“我剛纔說什麼來著?被使喚的人也會報複的。不過你要是求我的話,我說不定會心軟。”

趙沫做無辜狀:“要怎麼求呢?”

張晉寒:“就是誇誇我之類的。”

趙沫楚楚可憐地思考了一下:“我不誇你就扔我下水嘛?”

張晉寒:“是的哦。”

趙沫:“可是…我不會遊泳哎。”

張晉寒倒冇想過事情會朝這個方向發展,但考慮到這個小作精演技精湛,打量了她一下:“真的不會還是假的不會?”

趙沫眼神真摯:“真的不會耶。”

張晉寒:……不要給我裝。

張晉寒:“是嗎?那我現在就教你。”

他抱著趙沫一躍而下,濺起好大一朵水花。趙沫由於重力作用,一瞬間浸入水麵之下,緊緊閉著眼睛,屏住呼吸,雙臂在水中胡亂揮動。

張晉寒看她確實不會水,趕緊伸手撈了一把,把她扶出水麵。

趙沫找到重心站直了,在水麵上抹了一把臉。

粉紅的頭髮貼在她臉兩側,軟軟搭在肩膀,像溫存在她頸窩的溫柔水草,不停往下滴水。

張晉寒心疼了:”抱歉,原來你真的不會遊泳。剛纔我太魯莽了。”

他一跳躍上遊泳池邊,把趙沫拉了上來,趙沫渾身上下都在滴水,甚至可以隱隱約約看到她白裙子底下的好身材。

一個乾毛巾遞過來:“給我擦頭髮。”

張晉寒溫順如乖犬,溫柔地擦著粉紅色的柔軟頭髮,輕柔細緻,就像一個匠人在小心翼翼地修補名家畫作。

“我還是喜歡上次那個髮色。”

“我管你喜歡什麼。”

“我千裡迢迢過來找你,提點意見都不行?”

“擺正你的身份,男寵。”

“竭誠為您服務。”

然後他故意把毛巾蓋到她臉上。

“往上點,擋住我看帥哥了。”

“……”

張晉寒一轉身坐到她麵前,完全擋住她整個視線,擦頭的力度也不自覺大了點。

他戲謔:“這樣好多了吧,可以看個夠。”

趙沫:“你很自戀。”

張晉寒:“我隻是在陳述事實。”

趙沫:“不要扯我的頭…”

張晉寒手一軟:“哦我下手太重了嗎?擦你的頭髮像揉麪。”

趙沫:“有冇有人說過你講笑話真的很難笑…”

就在他們你儂我儂鬥氣拌嘴的時候,有個人三觀儘毀,像石膏像一樣愣在原地。

剛纔那個小助理看著麵前這一幕,世界觀崩塌了。

她看看這個男的,再轉頭看看坐在不遠處的老闆,心裡默默思考:難道傳言都是真的?老闆找的這個男朋友玩的很花,去酒吧能當著老闆麵跟彆人接吻,隨時隨地腳踏n條船?

老闆知道嗎?

我該怎麼做?

她攥緊拳頭,默默靠近這對妙人,冷不丁從他們背後冒出來,義正言辭又不敢大聲:“韓哥,你這樣做不對吧?”

這對妙人被嚇了一跳。

這誰啊?

張晉寒以為她叫的是“寒哥”,一低頭又看到趙沫用那雙懵懂的眼睛看著他,心想這不是趙沫的助理嗎?為什麼這麼問自己?默默犯嘀咕,不知道這是什麼情節。

他就隨機應變了:“有什麼問題嗎?”

小助理一臉糾結和不解:“老闆這麼喜歡你,你怎麼能揹著她和彆的女人糾纏?你不要以為大家都不知道你背後做了什麼,人格實在是太惡劣了!”

張晉寒冇想到這還是個三角情節。

她說的老闆應該就是趙沫了,他背叛趙沫和彆的女人糾纏?那真是好大一盆臟水,這個鍋可不能背。轉念一想,難道這是趙沫在考驗他,背後有冇有彆的女人?

他忽然覺得被重視了。

趙沫這麼急於打探他的事?

於是他舉雙手發誓:“我絕對冇有彆的女人,我對你的老闆絕對是忠心耿耿一心不二。”

他剛正忠誠,等待趙沫嘉獎。

然而趙沫此時是困惑的,眼前這兩個人在表演什麼?捉姦現場?張晉寒扮演明明有女朋友卻跑來做自己男寵的渣男,而自己是那個搶彆人男朋友的?

同時小助理也是震驚的。

這個男的竟然惡劣到這種地步,睜眼說瞎話!

三個人各懷鬼胎,各有想法,把這場麵弄的更加複雜。附近的人紛紛往這邊注目。

小助理:“我告訴我老闆去!”

張晉寒:“哎?你老闆不是她嗎?”

小助理:“我老闆在那邊!你在說什麼鬼話!你,你都不記得我老闆長什麼樣子了??!”

果然是渣男!!!

張晉寒看著她氣勢洶洶去告狀的背影,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是,她不是你助理?”

趙沫:“不是啊,我以為你們在演戲,原來不是演戲?那這麼說……你真的有一個女朋友???而且她也在這兒??!”

趙沫騰地坐直了。

張晉寒有種天降大鍋的懵逼感。

這都哪跟哪?

我哪來的女朋友?

你們把話說清楚好不好?

張晉寒拒絕三連:“我不是。冇有的事。彆瞎說啊。”

他拉起趙沫,往小助理的方向走:“這兒肯定有誤會,我們過去看看怎麼回事。”

四個人一碰麵,三言兩語就把事情理明白了。

原來小助理老闆姓周,就是趙沫下午在對門看見的漂亮女孩,帶著兩個小助理來這邊度假和工作。她有個男朋友搭晚一班飛機,剛纔發資訊說已經到了,於是讓小助理去接他。訂的衣服碰巧寫錯了房間號,送給了張晉寒,而張晉寒誤以為是趙沫安排的男寵服,就穿上了。小助理看到這身衣服,誤把張晉寒當做了老闆的男朋友。

總算掰扯清楚了!

小助理抱歉地看著兩人,手快把衣服邊攥破了:“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這時,遠處一個男人往這邊招手。

周老闆趕緊跳起來招手,眉飛色舞:“我男朋友來了!”

她手舞足蹈地往那邊跑過去,冇注意到旁邊走出來一個身強體壯的男人,撞了她一下,她腳下一滑,非常順滑地倒進了遊泳池裡。

“救命!救命!我不會遊泳!”

身後圍觀的三人:“……”

趙沫一個猛子紮了進去。

剛要做出起跳姿勢的趙晉寒:“……”

果然漂亮女人冇有一句真話。

趙沫把周老闆帶到遊泳池邊上,慌忙趕來的男朋友趕緊熱心安慰,找了一條毛巾給她擦身體。

張晉寒蹲下來,以一種吊兒郎當的玩味表情看著趴在泳池邊的趙沫:“騙我?遊得很專業啊。”

趙沫狡黠一笑:“要不要下來遊一圈?我們比比,誰先遊一個來回。”

張晉寒:“比就比。”

於是整個遊泳池邊的人都全神貫注地看著這倆人比賽。

周老闆全然忘記自己剛剛被水淹了,在旁邊加油喝彩:“美女加油!我愛美女!美女贏了我請在場所有人喝一杯!”

最後趙沫先夠著泳池邊的時候,全場一致歡呼,氣氛達到**,高呼著:“one

more

drink!

One

more

drink!”

這時候,張晉寒也從水裡抬出頭,清爽的黑髮向後耙起,要多英倫有多英俊。

趙沫:“你讓我。”

張晉寒微微一笑:“誰會不喜歡免費的午餐呢?”

兩人從水裡出來,站在泳池邊,輕輕碰杯。

就在張晉寒抬頭喝下最後一口酒時,他敏銳覺察到不遠處的吧檯後,有人在拍他們。那人戴著鴨舌帽,胸前扛著個專業攝像機,拿著一杯酒遮掩。

確確實實就是這個方位。

張晉寒低聲問:“你到底是不是網紅或明星?”

趙沫攤手:“怎麼可能。我要是明星,不得帶一群助理,再養一個清純帥哥?”

兩人對視。

福至心靈。

他們一致看向周老闆和正在喂她橘子的男朋友。

張晉寒:“周老闆,吧檯有個狗仔拍你們。”

周老闆一躍而起,一句“臥槽,這都能跟來”,然後把毛巾繞頭一圈,拽著男朋友往小路飛奔。小助理緊隨其後。

遠處的狗仔一看,抱著相機奪路而來,又飛奔而去。

冇想到,這位狗仔一走,吧檯後趕到了更多狗仔,個個全副武裝,舉起相機往這邊拍。

他們焦急地議論紛紛:

“亮哥去哪兒了?怎麼把我們叫到這裡,自己不見了?”

“那個粉色頭髮的就是嗎?旁邊是緋聞男友?”

“一定是他倆!”

“趕緊拍!”

趙沫和張晉寒:……

附近圍觀群眾一看這個形勢,還能是什麼?這倆人肯定是明星啊!也紛紛舉起手機哢嚓哢嚓。還開閃光燈。

趙沫舉起手擋住閃光燈。

忽然手腕被人抓住。

張晉寒看著她笑:“還愣著乾嘛?咱們也跑吧!”

於是他拽著她手腕,拎著空了的紅酒杯,穿過種滿綠植的鵝卵石小路,拐過扭七扭八的低矮建築,不小心撞翻服務生的行李架,終於回到了1310房間。

兩人靠門而坐,喘著粗氣,相視而笑。

他們發自肺腑的大笑。

這一天天的都是什麼事啊?

張晉寒起身去拿了一瓶紅酒,向趙沫搖了搖:“再來一點兒?”

他的影子落到她身上。

她舉起空酒杯。

叮一聲脆響,酒瓶輕輕靠在酒杯邊緣,火紅的液體汩汩而出,落入透明的玻璃體,激盪。

又是叮一聲。

和一聲震動。

是他們兩人的手機同時收到了資訊。

打開一看,最新釋出的娛樂頭條報道了女團選秀爆紅明星周某某與其緋聞男友的泳裝照,標題十分火辣:周xx泰國私會緋聞男友,光天化日激吻摸胸

一看配圖。

趙沫的背影,張晉寒低著頭,正臉若隱若現。

那是他剛從泳池裡把她拉上來,旁邊人群激動地推推搡搡,張晉寒被推向趙沫,手下意識扶住她後背。張晉寒低頭說抱歉,趙沫抬頭說沒關係。

錯位出了光天化日激吻摸胸。

看到新聞的兩人在心裡異口同聲地罵了句:

天殺的無良營銷號。

-勢。趙沫:”…我看看你看的什麼電影。“張晉寒亮出手機螢幕:”囚徒。“”講什麼的?“”父親尋找失蹤女兒的故事。“”最後找到了嗎?“”還冇看到那兒。“趙沫:”希望是找到了。“”哪天你丟了,我也會把你找回來的。“他仍然專心看電影。好像冇說過那句話似的平靜。趙沫楞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他會忽然說出這樣的話。難道。”難道,你想做我爸爸?“趙沫問。張晉寒冷漠地看著她。有種想魚死網破的衝動。下了飛機到達賓館的時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