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間房間吧】張晉寒:【跟我同一個酒店,那家服務不錯的】趙沫:【你請?】張晉寒:【我請就我請】趙沫:【那我請你吃飯】張晉寒發來一個餐館鏈接。張晉寒:【我要吃這家。謝謝老闆】趙沫哭笑不得:【好】張晉寒動作很利索,五分鐘之後就把訂單資訊發過來了,叮囑趙沫到時候直接去辦理入住就行。於是趙沫在12月31號下午順利住進了某豪華酒店的1310號房間。碰巧她的對門也剛住進來,門敞著,兩個衣著樸素的年輕女孩在那裡忙來...-

藝術場館。聖誕節當天的漫展。

趙沫cos的是最近很火的一部國漫中的女二角色,冷靜睿智,是男主的天降,但不是官配,cp人氣不如男女主角。

她選這個角色純粹是被女二的某個畫麵打動了。

畫麵裡,女二站在天台上,高樓之間的風從下麵灌上來,吹動她的髮絲。女二淡淡一笑,舉起槍擊中對麵樓中的一個反派。百發百中。然後靜靜離開。

這太酷了。

而女二又是個身材極好的辣妹,所以此時,趙沫腳蹬黑短靴,一身皮衣漆裙,頂著一頭緋紅色的波浪長髮,手裡轉著一把槍。

要多吸睛有多吸睛。

“臥槽,她好美。”

“腿巨長。”

“最完美的露菲cos出現了!”

“哎,這頭髮看上去怎麼像真的?!”

幾個滿眼清澈的女大學生甜甜圍上去,“姐姐可以跟我合照嗎?”

不過一會兒,趙沫麵前就排起了一條長長的隊伍,全是等待和她合照的妹子們。偶爾夾著幾個激動的宅男。

趙沫差點受到驚嚇。

這是她第一次來這種漫展,純粹是出於好奇。想看看現在的年輕人都在玩什麼啊?cosplay到底有啥吸引人的?

哪想到自己這個萌新這麼受歡迎。

哎呀呀,大家太捧場了啦。

她正在心裡偷樂時,旁邊湧過去一小團狂熱分子。

“姬娜在那邊!我們快過去!”

“哈?隊都那麼長了,瘋了吧,都這麼早來排隊?”

“當然了,她人氣可高了,幾十萬粉絲說著玩的?”

順著人潮湧動的方向,趙沫遙遙一看,場館最中心的地方搭著一個挺隆重的台子,姬娜一身白裙子,仿若仙女,正在上麵和粉絲互動,聖潔的光照耀著她的迷妹們。

姬娜就是那部國漫的女一。

趙沫猜到有人會cos女一,而且人氣估計會很高,但冇想到會這麼高。半個場館的人幾乎都集聚在那附近。

這就是粉圈的力量嗎?

趙沫抬頭看了一眼自己這支隊伍,數了數,大概有十幾個人,也是很不錯的收成呐!

就在這時,一個有點熟悉的聲音從左邊飄來:

“啊——哈?”

趙沫轉頭。

我去????

上次澳大利亞那影帝?

這是啥故事情節啊?啥走向啊?

她忍不住從頭到腳打量了影帝一番。

這清爽的藍色西裝,這優雅的領結,這人見人愛的帥氣髮型,要不是我知道這是男一的經典穿搭,我還以為你剛從什麼年會現場逃出來呢。

這下男一女一女二全齊了。

張晉寒走近,眼神掩飾不住的驚喜:“冇想到我們這麼有緣。”

壓根冇有惱火上次的事嘛。

趙沫一邊忙著跟人合照,一邊抽空看他一眼:“上次的事,你怎麼解決的?”

“那點小事都搞不定,這工作就彆做了。我記性還可以,看了一眼那串號碼,當時就記下來了。”

他又走近了些,站到趙沫身旁:“知道你愛角色扮演,冇想到你真的會來漫展。”

“我也是第一次。”

“巧了。我常來。”他笑的一臉春風,心裡卻說不好自己在高興個啥。

就是感覺今天希望收到一份稱心如意的聖誕禮物,而這份禮物此刻就在眼前。

他發現這個女孩子真的很入戲,扮成冷酷帥氣的美女角色,對他也是愛答不理的。

不對啊,我不是男一嗎?這是女二見到男一該有的反應嗎?

然而他冇有乏味太久,因為他一轉頭,發現自己麵前也排起了一個隊。

剛剛跟趙沫拍完照的女生轉頭就排到他的隊尾去了。

麵前這個嬌小可愛的女孩子舉著兩個小拳頭默默激動:“請問可以和你拍個照片嗎?”

這、這就是蹭人氣嗎?

怎麼感覺…還挺爽的?

張晉寒很爽快:“當然。我要怎麼配合你?”

在女孩子“這樣可以嗎”“那樣可以嗎”的請求下,他自然而鬆弛地搭著女孩肩膀,微微俯身,對著鏡頭認真微笑比二:”耶。”

把趙沫看麻了。

他是怎麼做到熟練地像參加過很多次漫展的?啊對了,他是遊戲公司的,應該和動漫行業也會有一些牽扯,再說了,要跟上年輕人的喜好嘛。

趙沫默默把他的舉止記在腦海裡,轉頭就學了過來,搭著迷妹肩膀,玩具手槍比在嘴唇,輕輕吹了一口氣。

“姐姐可以親親嗎?”

趙沫心裡:親……親?

她一轉頭,發現隔壁男一肩頭都靠著一個羞澀的萌妹了,深覺自己還是太保守了。在一種莫名其妙的攀比心之下,她做出了一個臉頰親親的舉動。

這個迷妹興高采烈地走了,下一個是宅男,又激動又羞澀地看著她。

“可以抱一下嗎?”拍完照後,宅男依依不捨地說。

趙沫還冇來得及拒絕,宅男就張開手臂貼上來了。

就在趙沫條件反射要給這兄弟一肘擊時,一隻手從她肩膀後方伸出來,按住宅男胸膛,慢悠悠的嗓音就在耳邊:“我的露菲小姐,不喜歡被彆人抱。”

張晉寒雙目含情地看著趙沫,就像動漫裡男一看著女二那樣,說話也學著慢條斯理的,帶著繾綣的溫柔。

趙沫內心:…你給我正常點。

她還冇咋呢,麵前一小波cp粉尖叫了:

“天呐,他們好搭!”

“完美的cp誕生了!”

“哥哥姐姐,可以站在一起讓我們拍個照嗎!”

cp粉的愛如潮水,不一會兒,一波彆處的粉絲也圍過來了,還有幾個扛著專業攝像機的也來了。專業的就是專業的,還指導他們擺動作。

“帥哥把臉露出來,再往旁邊站站。站到美女後麵。”

“美女把槍端在這兒。哎哎對,就是這兒。”

“看過史密斯夫婦冇?就是那個味。麵向男主,槍指著他。”

張晉寒恰到好處地保持著一個親切又不冒犯的距離,趙沫怎麼擺,他就看眼色配合。

結果拍出來的照片還挺好看的。

拍完後,張晉寒主動湊到攝影師旁邊:“剛纔的照片能給我發一份嗎?謝謝,我加你微信。”

這邊正熱火朝天的磕cp,人頭攢動,半個場館的熱度竟然都慢慢轉移過來了。

遠處女一的狂熱粉絲有點不爽,誰搶了我姐的熱度?

一個穿粉白裙子的女生拉住張晉寒:“帥哥,我們那邊是姬娜的展台,缺個男主,你要不要去合個cp?人氣絕對爆棚。”

張晉寒抬頭遙遙看了一眼,婉拒了:“陣勢這麼大,我好害怕。還是不去了。”

粉白裙子好像壓根冇預料到他會拒絕,這人眼睛有問題,看不出來仙女跟他很搭嗎?白裙子配藍西裝,男貌女貌,cp粉絕對磕死了,說不定還能幫他在cos圈爆一下,新人豪華大禮包,這都不來?

粉白裙子:“你們倆一起出cos絕對能火。絕對能出名。”

張晉寒:“我很淡泊名利的。”

趙沫:…上次在大佬麵前歡脫的一比的是誰啊?

“讓你去你就去唄,一個男的婆婆媽媽。”趙沫不忍心粉白裙子一直央求被拒絕,她自己就很不擅長拒絕女孩子,決定幫她一把。“這邊我能搞定。”

奧,這邊還有他的粉絲啊。怎麼辦?

“大家跟他走,他要去姬娜那邊拍照了。”趙沫不知哪來的領導力,指揮大家按秩序排隊,男主粉跟他走,女二粉留下。“我就在這裡和大家拍。這裡地方大,大家不用擠。”

“姐姐人好好。”

“姬娜冇啥互動的,還是這個姐姐好,能親能抱還能配合我們。”有人小聲說。

“姐姐可以捧住我後腦勺嗎?不好意思啦。”

趙沫:“可以的哈,這樣可以嗎?”

張晉寒站在原地淩亂。

我……婆婆媽媽?

趕我走?

好狠心的女人啊。

想著想著就被瘋狂的迷妹們卷在中間,往姬娜那邊去了。

剛到姬娜的展台,整片場館就爆發了。

尖叫聲歡呼聲讓張晉寒誤以為自己在什麼選秀現場,正在和粉絲拉票似的。

再看一眼遠處的女二團,冇這麼多人,但大家都在那個小圈子裡,圈地自萌,蠻有秩序蠻開心的。

趙沫還一邊跟人拍照一邊指揮不要插隊。

還挺會管理。

既然都被人趕過來了,也不好太留戀那稍縱即逝的cp。

張晉寒心底長歎一口氣,配合姬娜拍了幾張照片,發現這邊的要求可比那邊嚴格多了。

左臉一定要45度,下巴要低,前額的碎髮一定要一搓在左,兩搓在右。

不能靠她們姐姐太近。

又不能離太遠。

搞得自己像個人偶一樣被擺設。

以至於他和姬娜麵對麵拍照時,姬娜敏感的感受到對麵這個男人在攢火氣值,但他並不是火氣值越大越失態,而是火氣值越大越冷淡。

冷冰冰的禮貌。

最後姬娜的專人攝影師扯著嗓子喊,帥哥可不可以單膝跪地,親吻姬娜手背,重現動漫裡最經典一幕時,張晉寒直接在眾人麵前說了不。

張晉寒:我是來捧場的,當我來獻身?

趙沫拍照片時和女生們聊了起來,聽她們講好多朋友都喜歡女二這個角色、自己大學在哪個區,然後另外兩個女生激動叫到,校友!你哪個學院的!

趙沫看著這些稚嫩的麵龐,忽然覺得,自己好像已經畢業很久很久了,久到在校園裡那種快樂的心境都快找不回來了。

永遠有人年輕,永遠有人快樂。

年輕的人們還冇有揭開生活的真麵目。

多好。

一個安保小哥走過來,問趙沫:“你好,有人舉報你逃票。請出示一下你的票根或者手機頁麵。”

聊的熱火朝天的女生們都停了下來,看著趙沫。

怎麼可能?姐姐怎麼會逃票?

趙沫從背後凳子上拎過包,翻找一圈,冇發現票根。她隻好打開手機,去購票頁麵找到付款資訊,給保安看了後,保安就離開了。

幾個女大學生憤憤不平:“誰心眼那麼小,總喜歡舉報彆人啊。”

“你看那邊,把姐姐的cp都搶走了,給自己家漲人氣,憑什麼啊。”

“我也不喜歡這種見不得彆人好的人。大家各憑本事吸粉,舉報彆人算什麼英雄好漢。”

其中一個紮馬尾的女孩說:“等我去把咱們姐姐的cp搶回來。你看那帥哥在那兒也不開心是不是?還是在我們這比較高興。”

說完,馬尾女孩就紮進人群,往展台去了。

趙沫剛想說“算了算了”,但被另外一個女生攔住:“就讓她去吧,她是我們係專業第一,不達目的不罷休的。”

趙沫:……奧這樣的嗎?

過了一會兒,馬尾女孩回來了,帶來了一個出乎意料的訊息:“那啥,我去了,姬娜問露菲要不要過去和她一起拍照啊?…”

“新的cp誕生了!”

“有點好磕啊!”

“親一個!親一個!”

趙沫剛走到台上,底下圍觀群眾就沸騰了。

兩個大美女,也太養眼了,我什麼命有資格吃這麼好?

趙沫和姬娜對視一眼,兩人都情不自禁地笑了,因為她們倆的裝扮百分百還原了動漫的氣質,簡直就是三次元完美再現!

美女見美女,惺惺相惜。

台下一直起鬨親一個,趙沫用眼神問了一句“可以嗎”,姬娜甜蜜又躍躍欲試地看了一眼拱火的觀眾,點了點頭。

口哨聲、歡呼聲響徹場館上空,整個場館的氣氛都被點燃了,人群不斷往展台這邊湧。到處都是舉著手機的觀眾,裡三層外三層。

站在展台角落被冷落的張晉寒:…還是年輕人會玩。

由於人流量太密集,保安前來疏散了群眾,防止發生意外。

趙沫配合著拍了一組圖,看現場陣勢確實太大了,再待下去難保不會被人放到網上,萬一被熟人看到了怎麼辦?

我的人設我來守護。

於是她藉口去洗手間,溜出了現場。

在洗手間換了身日常衣服,黑色拉鍊衫,牛仔褲,緋紅捲髮紮成丸子頭,再戴個鴨舌帽。

看看鏡子裡的自己。妥。

剛一出門,一個男生把她堵在樓梯間。

是剛纔那個要擁抱的宅男。

他帶著全黑框眼鏡,眼神瑟縮,臉上不知是泛油還是汗水。不知是因為緊張還是什麼,他兩手垂在褲邊,一隻手握拳,一隻手攥著褲角。

趙沫防備地攥緊肩上的包帶:“你在等我?”

眼鏡男點點頭,聲音有點顫抖:“我特彆特彆喜歡你,能不能,給我一個聯絡方式啊?”

就趙沫這個美色,從小到大的追求者不少,她其實很擅長拒絕。不動聲色的拒絕。

又不給自己惹事的方式。

她出示二維碼:你掃吧。

一般人掃了二維碼,就會說一句“你記得通過一下”,至於啥時候通過,就不好說了。

也可以不通過。

趙沫掃完二維碼,說了句“那我有事先走了”,就打算下樓梯開溜。

誰知道眼鏡男拉住她揹包:“你能不能先通過一下我的好友啊。”

…好固執。

但她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通過了,大不了之後再刪。

眼鏡男:“你不會一會兒就把我刪了吧。”

趙沫:……你還要我怎樣。

“現在正好到飯點了,要不我們一起吃個飯?”眼鏡男好像覺得趙沫還挺好說話的,又往前邁了一步。

趙沫全身防備:“不好意思,我真有急事,我得先走了。”

“那我們就抱一下好不好,我就抱一下……”

眼鏡男又不受控製地湊上來了,活像個狗皮膏藥,他根本冇有打算過問趙沫的意思,以一種試圖強迫的姿態死皮賴臉地貼上來了。

“啊!!!”

一聲慘叫在樓梯間響起。

眼鏡男靠在角落的牆上,捂著胸口,勾著背。手機鑰匙掉了一地。

趙沫收起肘擊的姿勢,重新把揹包甩到肩上。

她撿起地上的手機,竟然冇有密碼,很好。她進入相冊,把她和這個男的合照刪除,再從已刪除裡徹底清除,才把手機重新扔在地上。

她一轉身。

僵了一下。

張晉寒正站在樓梯口,一手撐著門,表情變化莫測。

趙沫:“你站在這裡多久了…”

張晉寒:“你給他那一下之前我就在這了。”

他以為自己需要英勇救美,冇想到出手晚了一步,美女冇給他這個機會。

趙沫:“……”

趙沫擦肩而過,本來打算走洗手間旁邊的後門,結果被眼鏡男一擋,覺得特彆膈應,轉而走前門。

張晉寒關門前看了一眼順著樓梯落荒而逃的眼鏡男,心裡罵了一句。

洗手間到正門要繞場館外圍好大一個圈子,趙沫在前麵走,張晉寒覺得自己正人君子,也不好老尾隨人家一個美女。

何況剛纔發生那種事,她心情看起來很不爽。

但是就這麼分開嗎?

趙沫轉頭:“你跟著我乾什麼?”

張晉寒:“你去哪,我有車,可以送你一……”

趙沫:“不是勞斯萊斯我不坐。”

張晉寒:“……”

冇見過拒絕人拒絕得這麼紮心的。

張晉寒:“好吧,那就祝你一切順利。我的名片還在嗎?”

趙沫:“早扔了。”

一張硬質卡片輕輕戳到她胳膊彎。

“我還是覺得我們可以做朋友。”

趙沫低頭。

一張新的名片。

趙沫停下腳步,猶豫了一下,還是接了。

他又遞過來一瓶飲料:“百香果味的,剛纔在售貨機買的。”察覺到趙沫打量的目光,話頭一轉,“當然了,你不放心的話也可以不喝。”

張晉寒活這麼大,第一次發現自己原來可以這麼慫。

他往回找補了一下形象:“記住今天高興的事就好了。不高興的就忘掉吧。”

找補的也冇多成功。

趙沫果然冇有接他的飲料。

她僅僅看了他一眼:“這種麻煩事又不是冇發生過。我心大,記性也不好,睡一覺就忘了。”

說完她就拉緊揹包走遠了。

走廊一下子變得空落落的。

張晉寒無奈地打開這瓶可憐的百香果飲料,準備惺惺相惜一下,卻看到不遠處的身影頓了一頓,然後轉身走了回來。

“這是我的微信。”

“麻煩把攝影師拍的照片發我一份。謝謝。”

張晉寒麻溜掃了。

趙沫低頭通過了他的加好友申請。臨走前,她蜻蜓點水地笑了一下:“Merry

Christmas”。

張晉寒看著她走遠,往左一拐,消失不見。

他低頭看著微信介麵。

思考。

剛纔,我是被撩了嗎?

-板上的遮陽傘下麵睡覺。潘洪順輕輕走過去,躺在她的旁邊,側頭看著馬婭。因為懷孕的緣故,馬婭的臉上長了一些斑,但是並不影響她的容貌和氣質。她的眼睛緊閉著,雙手交叉放在肚子上。這是一個保護的動作。自從懷孕後,她就經常這樣了。說這樣既可以保護孩子也是跟孩子交流的方式。還美其名曰這叫觸摸式胎教。潘洪順湊過去,在馬婭臉上輕輕啄了一下。馬婭的眼睛就睜開了,還皺起了眉頭。“怎麽了,老婆。”“哎呀呀,走開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