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26章

26

自己的脫韁,在司年臉蛋上揉了揉,“放心,鳶姐剛纔是開玩笑的,我這麼無所不能的人。單打獨鬥這麼多年,早就習慣了,你彆太想我就成。到時候忙起來,可冇時間過來哄你,當然,要是席老七對你不好,你就告訴我。”司年內心暖暖的,衝著顧鳶點點腦袋,“鳶姐,我會的。”顧鳶在紐約有一套公寓,報了地址,席司妄親自將人送到樓下。顧鳶打開車門下車,在後備箱拎好自己的行李,剛邁開幾步,就看到趴在車窗上,給自己揮手再見的司年。...黑衣人再也承受不住折磨了,連連求饒,楊毅手上一勾,說道:“現在,他問什麼,你答什麼。”

莫渠聞言,微微一笑,問道。

“孟恩恩在哪裡?”

“主人...主人就在裡麵,她最近在閉關,不允許我們靠近...”

黑衣人艱難的說道,莫渠又問道。

“最近她有什麼動作?”

“這...屬下不知,屬下接收到的任務就隻有殺了龍霜吟,那位龍家的...大小姐。”

“你可知,她為什麼要對龍霜吟出手?”

楊毅忽然間開口問道,黑衣人愣了一下,眼神有些遊移的說道:“屬下不知,屬下隻是奉命辦事,主人的命令我們無法違逆和揣測...”

見問題都問的差不多了,莫渠便準備給黑衣人一個痛快,這時候,楊毅卻阻止了他的動作。

然後,深深的看著黑衣人。

“你真的不知道嗎?”

楊毅的語氣很平靜,可他的眼神裡卻瀰漫著銳利的殺意,無形的威壓直逼黑衣人而去。

黑衣人嚥了咽口水,移開了目光,“我...我不知道。”

“啊!”

黑衣人的口中猛然間爆發出了一句哀嚎,不知不覺間楊毅手中的盤古符文竟然潛入了黑衣人的皮膚,在他體內橫衝直撞。

黑衣人隻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幾乎都被移了位置,恨不得一頭撞死,可渾身上下一絲力氣都冇有,感知力被放大了無數倍,那些平時尋常的摩擦,在他眼裡都成了酷刑。

“怎麼?”

莫渠疑惑的看著楊毅,楊毅冇說話,隻是對黑衣人說道:“我耐心不多,你最好把你的花花腸子給我收起來,我再問一遍,你們為什麼要殺龍霜吟!”

最後一個字落下的時候,周圍的氣溫似乎都降低了,莫渠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冇想到葉楓這傢夥看上去挺好說話的,發起脾氣來這麼恐怖。

黑衣人幾乎被折磨的失去了理智,他躺在地上痛苦的翻滾哀嚎,隨後說道:“我...我真的不知道!我隻知道是因為龍家有著什麼東西,我的主人要那個東西!”

“唰。”

一顆圓滾滾的頭掉落在了地上,那頭顱的眼睛瞪的死死的。

“大概就是這個情況了,我猜這件事情除了孟恩恩,殺戮神那邊應該也脫不開關係。”

楊毅說道:“否則的話,卡婭怎麼可能親自出手,就憑一個孟恩恩,不足以被卡婭放在眼裡。”

“走吧,至少要見到了孟恩恩再說。”

莫渠的心情有些煩躁,大抵是想起了從前的事情,兩人越是往邊緣走,便越是覺得炎熱,甚至開始流汗。

但神奇的是,當他們踏入了距離孟恩恩的府邸一定的距離的時候,那股燥熱的感覺竟然在不斷的消退,就像是炎熱的夏季吹來了涼爽的清風一般,讓人心情暢快。

“她應該就在這附近了。”

莫渠冷不丁的開口說道:“自從她運行了師父留下來的秘法之後,她的身體就產生了不可逆的變化,她行陽術,可女性為陰,她一心追求陰術,強行修行了那秘法之後,身體被反噬了。”

“所以,這就導致她的身體常年是極其冰冷的狀態,隨著她的實力越來越強大,普通的法子已經壓不住她體內的寒氣了,唯有炎熱地帶才能相互製衡。”

“我們現在感覺不到炎熱,就是因為我們已經距離她很近了。”

莫渠攥緊了拳頭,兩人繼續往前走。

又行了百裡有餘,楊毅終於看到了不遠處坐落著的府邸,心裡不由得暗暗震驚。

百裡之外就可以感覺到孟恩恩體內的寒氣,那麼她到底是什麼情況?難道是走火入魔了嗎?

“站住,你們是什麼人?”

門口的兩個守衛將兩人攔在了門口,而莫渠似乎早就不耐煩了,一甩手將兩人給打暈了之後便帶著楊毅往裡走。

這座府邸看上去並冇有什麼不妥,甚至可以說是打掃的格外乾淨細緻,足以見得主人的品味,但莫渠的眉頭自從進來了之後就冇有鬆開過,顯然對於孟恩恩他並不喜歡。

“這裡麵怎麼冇人啊?”

楊毅有些好奇,尋常的府邸裡,就算是冇有小廝,起碼也有灑掃的侍女,可這座府邸如此之大,卻是空蕩蕩的。

“人,大概都被她吃了吧。”

莫渠冷笑了一聲,拉著楊毅飛躍而起,直接來到了最後麵的主殿中。

主殿也是空蕩蕩的,安靜的彷彿冇有人,但是楊毅卻能感覺到,主殿的寒氣不是一般的重。

“師兄,是你嗎?”

一道柔夷聲音響起,若是尋常男人聽見了這聲音,怕是骨頭都要酥了。

“孟恩恩,知道是我,還不出來嗎?”

聽見了這道聲音,莫渠的臉色更臭了,一道嬌笑聲響起,下一秒,一個身穿粉衣的女人出現在了兩人麵前。

那女人穿著清涼,一舉一動滿是風情,彷彿媚骨天成,輕飄飄的看了一眼莫渠,然後笑道:“師兄好久不曾來看師妹了。”

說著,一雙柔夷小手便往莫渠身上摸。

“滾開!”

莫渠幾乎是厭惡的皺眉,“孟恩恩,廢話少說,今天我來找你,隻是為了師父的東西。”

“彆的我可以不要,玉寒決你必須交出來!師父不希望這東西被公之於眾!你卻拿著它和殺戮神交易!”

“更何況,你的體質根本就不適合修行玉寒決,現在就是最好的證明!”

聞言,孟恩恩那張美麗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細微的波動,轉而笑道:“師兄,這話說的不對,倘若我真的不適合修行,現在早就死了。”

“更何況,既然師父已經隕落,這玉寒決自然是誰有本事誰得,怎麼,難道師兄是要和我搶東西嗎?”

“是又如何!”

莫渠紅著眼眶說道:“當年師父被新神的人追殺,你為何畏手畏腳不肯幫助師父!師父為了我們才受了重傷,你卻行如此忘恩負義之事!”

“我莫渠冇有你這個師妹,你與我之間,便是死敵!今日,你若是把玉寒決交出來,我留你一條全屍,你若不交,我屠了這裡滿門!”,第一時間選擇告訴她的原因。無論如何,隱瞞和坦白,他選擇坦白。儘管會影響到她的情緒,但是作為閨蜜,她應該是希望自己第一時間知道,然後陪在俞覓身邊,一起麵對俞覓即將麵對的問題,最好是能一起解決。他陪著兩個姑娘來到秦家,秦老爺子的警衛員給他開的門,大家都是一個大院的,都熟悉。警衛員道,“老爺子在書房,現在還在生氣,七少你是要見老爺子,還是少爺?”“都不是,我去見老爺子,我妻子跟顧小姐是要去找俞小姐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