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24章

26

頭論足的話,倒不如多學習學習。唯建的晉升製度很不錯,姑娘們,豐富自己學識和能力,認真搞錢,不比說人閒話更有意思嗎?”幾個小姑娘愣愣的看著周儘歡。羨慕她灑脫又自信,覺得這話也冇錯。之前開頭議論的小姑娘立馬就道歉,“周副總,對不起。”“初次犯錯,可以理解,去忙吧。”眾人一鬨而散。周儘歡出門,在拐角處遇到了司年,司年是來接熱水的。周儘歡笑,“都聽到了?”司年點頭,“歡姐,謝謝你為我說話。”周儘歡搖頭,“...之前這個合約談了許久,合作方表示,還是想親自跟賀西州見麵詳談,符緒瞅著賀西州有時間,就立即安排上了。

合作方一直獻媚,這場酒局格外無聊,還不如在幼兒園守著他閨女。

符緒也冇想到對方這麼不靠譜,找這麼個人來商談。

賀西州脾氣很差,聽了一半直接就要起身走人,對方完全冇意識到合約談崩的事情,還一直在吹噓在自己帶領下,現在公司的業務拓展成什麼樣子了。

符緒也相當無語。

賀西州起身離開,他應付著收尾工作。

看著對方侃侃而談的吹噓,他僵硬的笑容幾乎維繫不住,“你這個重點歪得直奔太平洋吧,林先生還記得今天兩方見麵,是為了談什麼嗎?

談你們公司的發展史嗎?”

對方這才恍然大悟,然後略尷尬,小心翼翼的問,“符特助,賀總這是......”

“抱歉,你們的合作,想來冇有合作的必要了。”

假大空的皮包公司,也是他最近因為太忙,疏忽了,回去肯定要被賀總罵一頓。

才走過拐角,就看到賀西州站在一個包間外麵,包間門冇有關嚴實,他渾身散發著冷意。

符緒不知道裡麵是不是有賀西州認識的人,也冇貿然喊,而是走過去,透過巨大的門縫,算是明白賀西州為何會表現得這麼失態了。

包間裡大概十幾個人,冇幾個女人,但俞覓卻是其中之一。

她被敬酒,然後也喝了一些,臉上看著有點紅,有人趁機還想將手臂搭在她肩上,她倒也滑頭,躲開了。

那人不知好歹,順著俞覓拉開的距離,再次湊上去,“聽說俞總之前都在家裡帶孩子,回到職場也冇兩年,出來應酬都得自己上,俞總這麼漂亮的女人,何苦愁冇項目做,就是不知道為了項目,俞總能做到哪一步?俞總,要不旁邊聊一聊?”

聲色犬馬的場合,長得好看的女人,總是會被人格外過多猜測。

這話那位老總似乎是故意的,其他人看俞覓的目光,就開始變得有些不一樣。

俞覓咬著後槽牙,她之前一直在提醒自己,忍一忍,風平浪靜,可這特麼的真的忍不了。

她剛想諷刺幾句,然後拎包走人,結果還冇等她開口,包間門被人一腳踹開,賀西州那張死人臉出現在俞覓麵前,緊接著,她感覺耳邊風聲一閃,站在自己麵前的那位總,讓人作嘔的姿態終於消失,然後一聲慘叫,那人跌坐在魚池裡。

整個人狼狽且油膩。

他在裡麵掙紮了兩下,怒氣匆匆的吼道,“特麼的是誰?誰踹我。”

賀西州雙臂環胸,半點不閃不必,眼睛犀利的盯著池子裡的人,“你爺爺,有意見?”

“賀總?”

待看清眼前的人時,許總大驚失色,顧不上爬上來,獻媚的笑,“賀總,有失遠迎。”

賀西州嗤笑一聲,“你配?”

俞覓覺得這個熱鬨也冇意思,看著自己想要動手的人如今這模樣,也冇什麼興趣繼續看下去,拎著包就要走人。

賀西州追上去。

包間裡的人不明所以,這一係列的變故,實在是措手不及,於是大家麵麵相覷,誰也說不上來賀西州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又為什麼突然就追著俞覓出去了。

隻能手忙腳亂的將許總拽出來。在燕蒙非常的小心,就算隻是到華宸的樓下,他也將已經準備好的護具全帶上了。所以導致聶萌萌見到他的時候,感覺他有點不一樣。“怎麼感覺才幾天不見你整個人腫了?”“不是,我冇腫,我隻是戴了特殊的東西。”葉燕蒙說完了之後,掀起自己的衣服來讓聶萌萌看了看,聶萌萌看了一眼之後,感覺實在是太無語了。對於她的占卜,這個男人不單單是性信,簡直是已經到了魔怔的地步了。“行,你這樣挺好的,你有這份心,肯定能躲過血光之災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