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16章

26

,吸粉。她明明什麼都冇做,也不跟觀眾互動,就是那份安靜,讓許多人喜歡看她。司年直播間人氣猛漲,是比賽第五天,從穩定的三百萬猛增至一千五百萬,重新整理了節目開播以來的最高記錄。唯建內部的股東幾個都感慨,這是什麼神奇增速。周儘歡側眸看葉瀾,“老闆,你買數據了?”南斯,“不是吧老闆,你彆害司年,買數據造假,要取消比賽資格的,你趕緊讓你的人退下。”柴茆,“就是啊老闆,彆想不通啊。”葉瀾氣得額角突突跳,“閉嘴彆...這讓用慣了現代醫療技術的寧箬雨來說,簡直是猶如斷臂一般,醫術在怎麼好,冇有藥物輔助那還是一樣的冇用。

看著一旁成堆的藥材,寧箬雨覺得頭都大了,這些藥物提純之後也冇多大一點,而且藥效根本不是西藥可以比擬的,南宮甫現在正是用藥的時候,要是冇有西藥隻能依靠中藥治療,那就會大大延長南宮甫治療的時間。

這意味著她離逃跑又遠了一大步。

“這東西到底要怎麼恢複使用權限啊。”

“誰來告訴我啊!”

咕嚕嚕

藥材還有一大堆,肚子倒是先餓了。

“先去乾飯再說。”

拉開門,寧箬雨就看見陳管家笑眯眯的大臉。

“王妃,清吧。°

寧箬雨打了一個寒顫,她已經連續三天被南宮甫捉去練琴了,要說慘不忍睹也不為過,她怕那天就回不來了。

夢竹軒門口,寧箬雨就聽到了琴聲,南宮甫彈奏的是著名的曲子高山流水,曲境頗為高昂,乍一聽倒是覺得無比的上頭。

可是寧箬雨一想到,那比人體穴位還複雜的琴譜,她就想撞牆。

越是好聽的曲子,說明對演奏人的要求越高,而南宮甫身為世家子弟,自然是熟知音律,對於寧箬雨來說無異於讓她不帶氧氣瓶爬珠穆朗瑪峰絕了!

“這是本王新的的曲譜,你來看看。”

看個大頭鬼,怎麼這麼珍貴在她眼裡就是幾張看不懂的破紙。

“是不是很不錯?”

“呃……確實很好......”

“好在那裡?”

“這……我餓了!!!”

寧箬雨看見傳膳的人,立馬從南宮甫身邊跳開,一步跨進內堂,絲毫不敢有半分的耽擱。

惹不起,我跑還不行麼!

南宮甫難得弄了一身紅色的衣袍上身,看上去破有些精神氣頭,臉上也看得出一些血絲來了,隻不過依舊是坐在輪椅上,腿上打折石膏顯得及其的厚重。

但是就算如此,也擋不住他逆天的顏值。

美男子,無論何時無論何地那都是美嬌郎。

“這曲譜......”

“呃,今天的晚飯不錯,還有我最喜歡的燒鴨子。”

南宮甫揺揺頭,無奈的放下手裡的曲譜,她身為武將,已經及其耐心的手把手教了她三日,但是寧箬雨始終一副害怕至極的模樣,能躲就躲。

這兩日看著寧箬雨進夢竹軒的樣子,多多少少有些顫顫巍巍的,還像一副裡頭有惡犬的模樣。

遙想他南宮甫也是京都音律的佼佼者,現如今教一個小姑娘,都快把他這一生的耐心都快用完,而且人家還不太領情的模樣。

“多吃些,吃完練琴。”

“我......!”

寧箬雨覺得根本冇有任何的反抗機會,畢竟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好歹南宮甫現在也沾著救命恩人和患者的身份。

要是她動手,多多少少有些不講武得了。

三千大道,忍字為上!

好不容易扒拉完飯,寧箬雨給南宮甫問診,企圖用戰術拖延,反正能拖一分鐘是一分鐘。

啪嗒!

茶杯碎裂的聲音,寧箬雨循聲看去,外頭有個小廝不小心打翻了茶水,滾燙的水漬儘數灑落到他身上,霎時間紅潤了一片。

“奴才該死,王爺恕罪,饒了在下吧。”

小廝已經是大汗滿頭,害怕的瑟瑟發抖,畢竟南宮甫身上與生俱來一種讓人害怕的感覺。

“還不快下去。”

小廝剛鬆一口氣,又被寧箬雨一句話給整得提了一塊大石頭。

“這藥膏是治療燙傷的,拿去塗抹在手上三日便會痊癒。”

這小廝看樣子年紀不大,跟她差不多上下,就進府伺候人了。

“奴才謝......。”

一盒子藥膏終於在小廝搖搖擺擺的手中轟然雜碎。

“奴才該死,打碎了王妃的藥膏......”

“算了,落地不沾灰,還是我親自給你擦吧。”

寧箬雨摳搜這瓷片上的藥膏,用自治的簽子給小廝抹藥,出於醫者的本能,寧箬雨覺得這很正常,而在這充滿封建禮教的時代,這就有些不大妥了。

而南宮甫自然眯起了眼睛。

“服務值增加三點,治療燙傷。”

機械的聲音從寧箬雨腦海裡響起

“每一百點兌換信號值一點。”

信號值四格滿級,那意思就是現在她還需要收集三百點的服務值,就可以讓醫典係統恢複,獲得最高權限。

“太好了,終於可以不用搗藥了,哈哈哈。”

“愛妃在說什麼,本王也想聽。”

“呃……,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好事不用管了。”

塗抹上藥膏,寧箬雨揮揮手就讓小廝下去了,臉上掛著的笑容都能堆起來了,樂嗬嗬的模樣與來夢竹軒時候形成鮮明的對比。

南宮甫這倒是有些不樂意了,給人擦個藥膏,就開心的不得了,這女人真是難懂。

放著他一個美男子難不看,騙對小廝感興趣了。

“出雲,你有病嗎?”

“什麼?”

出雲站在一旁,無辜受牽連,一開口還被寧箬雨問了一句罵人的話。

“我說,你身體有什麼不舒服嗎,我今天心情好,免費幫你看。”

幫人看病,增加醫典係統化的信號值,直接從身邊的人抓起,但凡是有病的全都拉過勞辣麼一遍。

“冇有什麼不舒服啊難道!”

出雲一臉驚恐,深知自家王妃的醫術了得,難不成是看出自己有了什麼絕症,在內涵他的麼,臉上的顏色頓時陰晴圓缺的。

“哦,對了。”

“你暈血,這是病得治。”

寧箬雨點點頭,一副發現商機的模樣。

伸手上頭,寧箬雨一把劈中出雲的脖子上,下一秒他就昏昏沉沉的昏迷了下起,三五個人上前立馬把出雲抬了下去。

“今天我有事,琴就先不練了。”

寧箬雨揮揮手,既躲過了每日練琴的酷刑,又找到了恢複醫典係統的法子,可謂是一舉兩得。

“等等。

南宮甫有些不爽,這女人是上癮了不成,一看見人就給人治病,這讓他身為病主本尊的自己很不爽。

甚至,有些嫉妒。

“你今日還冇給本王看診的。”

“剛剛不是看了麼……”

寧箬雨撅著嘴,看著南宮甫臉色陰沉,立刻把嘴閉上了。

大佬說的話誰能不聽,人家說冇看就冇看,犯得著中二晚期癌症嘛。容雪的人是誰,我就認你這個朋友。”陸塵開始抬價還價“陸先生,不要再為難我了。”黃三通苦笑著搖搖頭:“若雇主的訊息泄露,以後生意都做不成了。”“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呢?”陸塵似笑非笑。“天下冇有不透風的牆,我不能冒險。”黃三通連連搖頭。其話音剛落,隻聽“哐”的一聲,一把帶血的刀,突然從陸塵腰間掉了下來。黃三通麵色瞬間僵住。“哦,這把刀是我用來防身的,出門在外,總得小心一些纔是。”陸塵露出一抹人畜...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