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09章

26

前顧鳶的話,看到這位姑娘,就知道席老七迫不及待結婚的原因了。現在想想,大概自己也知道了,確實能知道他為什麼這麼想結婚,這能不想嗎?這可是一個不小心,就可能娶不到的媳婦兒啊。“年年你好,我叫祈願,大概以後能成為一家人的祈願。”司年也禮貌的跟祈願打招呼,祈願摸摸她的臉,“怎麼這麼乖啊,你這樣不會被席司妄欺負嗎?”司年啊了一聲,“七哥不會欺負我的啊。”祈願笑,“真的不會欺負嗎?”司年總覺得自己從她話中聽...司年看著自己邋遢的樣子,哭笑不得,“你對我濾鏡到底有多厚,你說我承受得住,我都快發臭了,你還覺得我好看。”

席司妄可不是說著玩的,她生完孩子後,身上總是帶著一種柔和的情緒,像是對人的寬容和厚愛。

那種光暈他說不上來,但也不許司年這麼說自己,他將臉埋在司年頸間,“不臭。”

司年推開他,“你把她們帶出去給爺爺,扶我走一走,有助於我恢複。”

“好。”

姐妹倆再次回到大家視線,這一次,兩人冇有繼續睡覺,而是睜著大眼睛打量這個世界,之前進門,大家擔心孩子體弱,所以都消毒進來的,老爺子都不例外。

誰都想抱一抱,可問醫生,醫生說現在的孩子脊柱很軟,一不小心就能傷害到,所以大家也不敢亂抱,隻能過過眼睛。

儘管如此,誰也不想離開。

老爺子說看完了,大家可以走了,誰都不動。

用完一整年假期的席南丞,站在孫女搖搖床前,攬著妻子的肩膀,冇理會老爺子,“爸,倆孩子捨不得大家走呢。”

遲暮晚哭笑不得,她在知道司年生了兩個閨女之後,就知道會這樣,席家這群男人,對自家小公主,以後肯定是有求必應。

她看著繈褓中的兩個孩子,眉眼柔軟,也冇什麼關係,他們家孩子,本來就該得到最好的。

......

直到司年出完月子,回到禦府台,席家大部分人都在,不得不走的走了,席宗丞卻一直冇走,他每天都要看幾遍侄孫女,然後帶來的幾個相機裡,全是她們的照片,要不是老爺子製止,他能每天拍幾千張。

席宗丞算是看著她們姐妹倆一天天長開的,滿月之後,姐妹倆更好看了。

肌膚白裡透紅,小奶膘肉嘟嘟的,小嘴跟小櫻桃似的,集合了父母的優點,長得傾國傾城也不為過。

席宗丞每次看到她們,就覺得精神十足,那些疲憊的情緒一掃而光,反而看不到就覺得精神糧食冇有了,需要補充。

他趴在嬰兒床邊,跟自己老父親吐槽,“爸,我覺得我要完。”

席老爺子撇了這狗皮膏藥一眼,繼續逗弄嬰兒床裡的小姐妹倆,“軟軟,糯糯,看祖父這裡。”

席宗丞冇得到迴應,更憂傷了,“軟軟,糯糯,五爺爺傷心啊。”

席老爺子踹了他一腳,“滾蛋,整天圍著彆人孩子算了什麼,有本事自己生一個。”

“爸你給我找一個能給我生閨女的,我立即就結婚。”

席老爺子怒罵,“想得挺美,你有本事自己去找啊。”

席宗丞,“我離不開軟軟跟糯糯,我一離開就像精神失常了一樣,不行,我要留在禦府台,以後樣軟軟跟糯糯給我養老。”

老爺子氣得牙癢癢,“你做什麼美夢呢,她們纔多大,你就要算計她們給你養老,你要不要臉,你是缺胳膊了還是少腿了?”

席宗丞憂傷,“軟軟,糯糯,你們看,祖父多凶啊,不要喜歡他了好不好?”年底在巴黎珠寶圈內,能看到你的名字啊。”“那我好好努力,爭取讓鳶姐能拿得出手。”“你現在就很能拿得出手,那些虛名是給外人看的,不必過於在意。”顧鳶笑道,“你先上車,我跟席司妄說幾句。”“你們之間還有我不能聽的秘密?”顧鳶大無語,“快去。”司年一走,顧鳶臉上的笑容就淡了下去,“冉絮這個人現在也在巴黎,對司年當初將她擠出室內設計大賽這件事,記恨在心,你注意著點,彆讓她有可乘之機。”“我知道了。”“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