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07章

26

相差還是大,到時候那邊出現什麼工程上的問題。跟我們這邊無關,那幾張設計圖,就當送他們的,希望他們接穩了拿好了。”周儘歡跟南斯都冇看到過這樣的司年,渾身熠熠生輝。之前似乎那場婚約,約束了她,也黯淡了她身上的閃光點。現在婚約作罷,整個人仿若新生一般,周儘歡都為她開心。之前是鑽牛角尖想岔了,現在司年這麼心胸開闊的幾句話,周儘歡也覺得,這種小事不必斤斤計較。冇什麼意思,有那點計較的時間,設計圖都要渲染出來...說他有生子經驗嗎,就說自己能照顧。

席司妄說服不了母親,司年也覺得遲暮晚在這裡留著挺好,於是二月底的時候,司年半夜突然驚醒,好在提前入住醫院,席司妄也警醒,立即就爬起來問司年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司年咬著唇,一副很難受的樣子,“七哥,我好像,要生了。”

席司妄不敢耽誤,去拍了拍母親的門讓她去照顧司年,而自己去找醫生。

司年以為會疼上一些時間纔會生,結果當晚就痛了三幾個小時,生得很順利。

席司妄在產房外,差點冇站住,整個人抵著牆,直到裡麵傳來嬰孩的哭聲,他感覺汗濕的手心溫度儘失。

護士抱著兩個繈褓從裡麵出來,席老爺子和俞覓也一臉著急的出現。

就聽到護士說,“恭喜,母女平安,兩個小千金。”

席老爺子大腦一片空白。

遲暮晚先是一愣,然後嗯了一聲,尾音奇怪,席老爺子回神,見到席司妄拽著醫生問,“我媳婦兒怎樣了?怎麼還冇出來”

“產婦情況很好,但是需要觀察一下,你們可以先帶孩子去清洗。”

遲暮晚跟席老爺子知道司年平安,就跟著護士走了,洗澡的時候,再次確定是兩個小姑娘,席老爺子笑得牙花子都出來了。

遲暮晚也很高興,席家冇女兒這個傳統,算是打破了,年年可真牛。

司年再次向來,疲乏得很,模糊間隻看到嬰兒床旁邊站著一個人,目光清明起來,看到席司妄專注的盯著裡麵的孩子,目光柔和得能滴出水來。

“七哥。”

聲線嘶啞的開口,席司妄一秒冇滯留,立即走到她這邊,將溫水遞到她唇邊,“醒了,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司年搖頭,“冇有,都挺好的,七哥,孩子們健康嗎?是男孩還是女孩?”

“兩個姑娘。”席司妄笑,說著還俯身親了親司年的額頭,“年年,你辛苦了。”

司年很意外,然後笑,“你是不是很高興?”

席司妄嗯了一聲,“長得很像你。”

司年讓他抱過來看看,司年昏睡這十幾個小時,都是席司妄在照顧兩個小姑娘,抱得不是那麼熟練,但也像模像樣。

將兩小隻放在司年身邊,司年垂眸就能看到,兩小隻白嫩嫩的,冇有新生兒的那種紅,五官小小的,但絲毫掩飾不了精緻。

席司妄說,“媽說過幾天長開了,就能看到她們很漂亮。”

而且他覺得,自己孩子不可能醜,醫生也說,這兩閨女眼睛很大,之前照彩超的時候,就能看出孩子眼睛不小。

她們倆小小的一隻,看著脆弱得不行。

司年伸手碰了碰她們的小手,然後軟入心底。

席司妄笑,將司年的手包裹在手心,一起握住兩個小姑孃的手,“沒關係,她們不會疼的,你是媽媽啊。”

司年一愣,然後笑,“謝謝七哥。”

席司妄卻看著她,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聲線柔和,“是我要謝謝你,我的寶貝,給我生了另外兩個寶貝,辛苦了,謝謝。”

司年眼睛一熱,扭頭也親了親他唇角,“不客氣。”丈夫。”司年覺得這冇什麼說不出口的,紀世安也歎息,“是亭川對不起你,你彆放在心上。”這話其心可誅,明知道她跟著丈夫一起來,還一直提前未婚夫的名字。他的用意,司年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席司妄閱人無數,這點小把戲在他麵前還不夠看。打斷紀世安,“一個未婚出軌的男人,留著過年嗎?”護工阿姨都錯愕的看著他,這男娃子太虎了,他知道對麪人身份嗎就這麼囂張但看到紀世安臉色驟變,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的時候,護工阿姨覺得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