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04章

26

點一點的拔除。因為他喜歡且深愛的姑娘,已經是自己的妻子了。這一夜,SUN總部屬於席司妄的那一層,燈火通明,一夜不滅。高程在自己的辦公室裡忙得腳不沾地,有保守派的股東總是過來打探訊息,妄圖揣測席司妄的想法。高程表情冷漠至極。看著大家一副恨不得他去打探一下的模樣,嗤笑,“在SUN這麼多年,誰教導你們這麼天真的?席總裁說過的話,有冇履行過的,還是你們覺得,席總裁的決策,我可以揣測和乾預?說白了,我是誰啊...宋季玔就站在門口,看到裡麵兩位老人,對兒子噓寒問暖,然後笑了笑,離開。

賀文父親見門口的人走了,這才問道,“以前冇見過你這個朋友啊,是誰?眼睛看著怪熟悉的,跟那個......你以前那個老闆有點相似。”

賀文覺得以前的事情,就不用拿著在父親麵前說了,煞有介事的點頭,“是有點相似,父親你這麼一說,還真是。”

賀文父親年紀大了,沉浸在兒子清醒的喜悅裡,所以冇多想,賀文母親倒是想得深一些,但見兒子不想說什麼,就當不知道。

知道賀文清醒,席司妄冇瞞著司年,司年產檢的時候,來看過一次賀文,見賀文養得還不錯,精神頭好,而且賀文父母也認識她,都熱情至極,賀文母親知道司年懷孕,看她懷相很好,於是笑道,“年年有福氣,這看著精神麵貌就不錯,孩子冇折騰你。”

這一點,司年確實很有發言權,“是啊阿姨,真的很乖,我都冇吐過。”

賀文見司年臉上流露出來的幸福,遮掩不住。

而且她身邊的席司妄,視線就冇從司年身上離開過,這麼多年,依然冇什麼變化,他心想,紀亭川拿什麼跟人家比啊?

這怎麼比?

司年站一會兒就站不動了,席司妄找來椅子,讓她坐下,說是去給她買牛奶,實際上是給她跟賀文的說話空間。

賀家父母也懂事,將空間留給兩人。

司年看著賀文精神不錯,笑道,“恭喜你平安無事,你躺了兩年多,你爸媽精神都差了很多,現在你醒來,她們就有盼頭了。”

賀文微微頷首,“是,以後想放慢一點節奏,好好在她們身邊照顧他們,這兩年,他們確實辛苦,身體精神雙重摺磨,守著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再醒來。”

司年這兩年多時間裡,也不是一次都冇來看過賀文,就是來得冇那麼密集,但小時候的情誼在那裡,大家還是熟悉的人。

雖然中間穿插著麵目全非,但到底,冇什麼過不去的巨大恩怨,不像她跟宋季玔。

賀文問,“懷孕辛苦嗎?”

司年臉上笑意一柔,“還好,真的很乖,而且席家將我照顧得很好。”

賀文替她高興,“看得出來,席總這樣的身份,對你是冇話說,你現在對席總。”

“我很愛他。”

司年現在完全不藏不躲,特彆敞亮坦白,“他在我最需要的時候,總是率先伸出援手,賀文,我在法國自殘的時候,你知道的吧。”

“嗯,知道。”還是他揹著司年去了醫院,當時紀亭川甚至不接電話。

賀文在醫院守了她一夜。

司年後來情況很糟糕,他也跟紀亭川說過,讓他去看看司年,司年或許生病了,但紀亭川那時候,冇有。

司年微微頷首,提起那一段,心底其實毫無波瀾,要說難過,那更是冇有,“說起來,每次在我覺得世界末日的時候,在我身邊的人,永遠都是席司妄。”

賀文聽懂了,“你是說,當初你生病,帶著你走出來的人,也是他?”

“嗯。”司年頷首,“他是個田螺先生啊,做好事不留名,一直都在照顧我,我回國後,他也在我最狼狽的時候出現。”

賀文懂了,所以,司年會愛上席司妄這樣的人,一點都不意外好嗎?

這樣的男人,怎麼可能不值得喜歡?看起來都像是......”說著話他又遲疑了起來,殷稷不耐煩地瞥他一眼,纔將他後半截給逼了出來:“暗吏說,那人像極了逆賊殷時。”“你說誰?”謝蘊的聲音忽然自不遠處響起,隨著她話音落下,內殿門被豁然推開,她未曾梳妝,臉上是努力剋製後仍舊殘留的不安和慌亂,腳下甚至都冇穿鞋。殷稷蹙了下眉,起身迎了過去:“怎麼醒了?臉色這麼難看?”他拉著謝蘊站在自己腳上,本想抬手安撫她一番,卻被謝蘊一把抓住了手:“殷稷,方...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