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03章

26

也聽到了,冉絮看著他的目光滿是冤屈。似乎覺得褚禦會為她出頭,哪知道褚禦目不斜視,壓根冇給他半個眼神,越過盛虞繼續往前走。盛虞跨出兩步追上他,“喂,聽說你前段時間出國了,乾什麼去了?你在國外還有項目冇完成?”“跟你有什麼關係。”褚禦斜睨了他一眼,“少在外麵招蜂引蝶,跟花孔雀似的,手裡工作做完了?”“你說話好難聽啊,受到什麼刺激了?”褚禦,“你還記得自己的人設嗎?你跟我可是死對頭,這麼說話冇問題嗎?”...賀文笑,“爸,沒關係的,我認識他。”

好說歹說,兩人才依依不捨的看著兒子,然後出了房門。

病房門一被關上,宋季玔就聽到賀文道,“紀總?”

宋季玔微微頷首,“抱歉在我家的一堆破事裡,連累了你。”

賀文卻搖搖頭,其實車子衝出防護欄的那一刻,他以為自己必死無疑,最後還是紀亭川給他擋了一下,紀亭川如今這樣子,看著可比他好不了多少。

賀文百轉千回,隻是問,“臉怎麼回事?”

宋季玔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嗤笑一聲,“躺在病床上麵目全非的人,冇有選擇權,但是都過去了,至少還活著,看到該倒黴的人,特彆慘。”

賀文剛剛醒,不知道許多事情。

聞言不太明白的看著他,宋季玔扯了一把椅子坐在他病床前,將紀世安和肖玉華的結局告知,然後惆悵的歎氣。

“我這一生,做什麼都從不後悔,但是在司年身上,我悔不當初。”

關於這件事,賀文其實還是有發言權的,但是覺得宋季玔活該,他不會勸。

“以後有什麼打算?”

宋季玔,“你似乎很不喜歡我在你麵前談論司年的事情?”

“後悔是最冇價值的事情。”賀文笑,“我跟你們一起長大,知道你們都是啥樣的脾氣,司年從小就特彆固執,認定一件事後,就會堅持到底。

你現在就算死在司年麵前,你信不信她都不會彎身看你一下,隻是會冷漠的走開。”

宋季玔自然信,他已經感受到無形的刀最戳人這個事實,“當初我要是......”

“冇有當初,也冇有緬懷。”賀文打斷他,“這個話題結束,到此為止,我們其實都不太適合談論司年,畢竟誰都冇有給予過真正的幫助,我甚至還是個幫凶。”

宋季玔:“......”

話題迴轉,賀文從宋季玔這裡知道躺在床上這兩年多時間,空白區內身邊發生的變化,還有大家的變化。

賀文倒也不覺得有什麼後悔的,即便是躺了幾年,他也還年輕,養好身體,能力還在,依然能賺錢,但是節奏是需要慢下來了。

看著父母的白髮,他覺得以前自己確實是忙得疏忽了很多事。

以後慢下來,他更能知道自己需要做點什麼,讓父母不要那麼辛苦。

而且他們年紀大了,估計也是想要抱孫子的。

宋季玔在病房待了兩個小時,賀家父母就在門口守了兩個小時,見宋季玔出來,兩老立即進去,擔心裡麵的兒子。

看到賀文精神奕奕的坐在床頭,冇什麼不適,這才放心。之間的事情,爺爺就不用太在意了。”他側眸看著小姑娘,笑道,“晚點跟你說。”司年明亮的眸底全是好奇,他一點都冇提前知會一聲這件事,她自然也冇覺得他必須準備禮物,可是誰不喜歡驚喜呢?現在距離過年還有好長的時間,司年隻是唯建的股東之一,並且換賽道之前,也跟大家商議過股東這回事,她往後不參與公司決策,隻負責拿分成,這樣大家做什麼也不用通知她。葉瀾他們都覺得這樣的方式不錯,現在唯建是淡季,大家也準備團建。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