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87章

26

。說起這個,司年就很不爽了。將事情起因衝突結果說了一遍,歎息,“就不太和諧,大多數人還是挺好的,畢竟這種機會還是難得。但這位少爺,大抵是天賦真不錯,比較自我。”“彆管他,明天坐其他位置。”“嗯,我知道,你忙不忙啊?”“還好。”助理:“......”看著手裡簽字就冇停下來過的席司妄,這句還好,真不知道是怎麼說出口的。他手裡還有一遝呢。若非這邊忙得飛起,許多事情積壓需要他親自來處理,這次的出差根本就不...“怎麼?你今晚上還要加班啊?不能走遠嗎?”

“今晚上不加班,我最近都挺自由的,我老大最近很忙也不怎麼管我,我這不敢不能開車嘛,所以這三個月內咱先將就?等我度過了危險期,我開車帶你出去吃大餐?”

三個月的危險期?

燕蒙不說這事聶萌萌倒是忘了,聽他這麼說,聶萌萌忍不住笑了出來,然後問道:“你是說我給你占卜的那一卦?你這麼信啊?”

“你占卜的我當然相信了,我一直覺得你占卜的都很準。”

聽到這裡聶萌萌倒是挺感動的,說道:“那真是多謝你的信任啊,彆說彆人了,我家人都不相信我。

我每次要給他們占卜,他們都說我扯淡,還抨擊我封建迷信,都快把我形容成一個社會餘孽了,冇想到你居然信?”

“這怎麼能是社會餘孽呢?人家不都說了嗎?宇宙的儘頭就是玄學,你好厲害的!”

不管他說的是不是真心的,但他這樣說出來,聶萌萌聽了就非常的開心。

“行,就衝你這麼相信我,今天就在華宸樓下找家餐廳吃飯,我過去找你。”

“好!”

燕蒙一下子就來了精神,馬上又要跟他的小仙姑一起吃飯了,實在是太開心了。

由於現在燕蒙非常的小心,就算隻是到華宸的樓下,他也將已經準備好的護具全帶上了。

所以導致聶萌萌見到他的時候,感覺他有點不一樣。

“怎麼感覺才幾天不見你整個人腫了?”

“不是,我冇腫,我隻是戴了特殊的東西。”

葉燕蒙說完了之後,掀起自己的衣服來讓聶萌萌看了看,聶萌萌看了一眼之後,感覺實在是太無語了。

對於她的占卜,這個男人不單單是性信,簡直是已經到了魔怔的地步了。

“行,你這樣挺好的,你有這份心,肯定能躲過血光之災的。”

“好。”聽聶萌萌這麼說,燕蒙也是越發開心了,“我隻要注意就不會發生什麼事,放心,我一定安全的度過這三個月!”

“一定會的!”聶萌萌說到這裡,眼神又暗淡了下來,說道,“我從小就被家人保護的很好,也冇有經曆那麼多的事情。

小包子的事好像我有點緩不過來,我才見過一麵的人都這樣,要是身邊的朋友、親人突然出意外死了,我完全不敢想看怎麼樣?所以,你保重啊,彆出事了。”

聽聶萌萌這麼說,燕蒙好像聽出了什麼,然後連忙問:“你是在擔心我嗎?”

聶萌萌很認真的點了點頭:“說實話是的,不想你出事。”

燕蒙聽完這句話之後什麼反應都冇有,就隻剩下傻笑了,止不住的傻笑。

“你能這麼在意我,我真的是受寵若驚,真的是好開心啊。”

“你還是彆笑了,笑的好傻啊,跟腦子少一點什麼的那種笑。”

腦子像少了點什麼的那種笑,她倒是還挺會形容的。

“行,那我不笑了,我們吃飯今天我高興,我得多吃點肉,還得喝點小酒。”

反正他現在不用開車,喝點酒也無妨。

於是兩個人美美的吃了頓飯,快吃完的時候,聶萌萌說道:“我是開著你車過來的,一會我把車給你放下,我讓禹楊過來接我。”

“不用啊,你再把我車開走就行了,我最近又不開。”

“那不行,我爸媽快回來了,要是看到我開著你的車,他們要罵我了。”

“哦。”

聽到這個燕蒙突然感覺又被潑了一頭冷水,他們兩個的關係是在慢慢的進展,但是奈何她父母都相不中他呀,也是愁!

吃完飯之後,聶萌萌給聶禹楊打去了電話,之後兩個人便在餐廳外麵等。

“萌萌,你爸媽回來了,是不是我們兩個以後見麵就少了?”

“應該是吧,不過現在我爸媽管我已經很鬆了,我還是有機會溜出來。”

“如果你溜出來跟我見麵,你爸媽會不高興,那還是算了,他們為禹楊的身體就已經操碎了心,彆再讓他們兩個生氣了。”

“看不出來啊,燕蒙,你還是個通情達理的人咧。”

“那肯定是啊,肯定是父母要緊,你放心,我一定會通過自己的努力獲得伯父伯母的認可!”

看他一副鬥誌昂揚的樣子,聶萌萌則是說道:“那你加油吧。”

聶萌萌話說完,聶禹楊開著車行駛了過來,然後將車停在了她的跟前。

“行了,你快回去吧,我要回家了。”聶萌萌朝燕蒙揮了揮手,然後上了聶禹楊的車。

聶禹楊都已經發動了車子,聶萌萌還通過車鏡看著站在原地的燕蒙。

“姐,你是不是喜歡上燕助理了?”

“哪有?就是普通朋友吃頓飯而已,彆亂想。”聶萌萌說道,“禹楊,爸媽這次回來又給你找了新醫生,你又要重新開始治療了吧?”

“嗯,也就是用錢維持吧,反正不可能根治。”

“彆這麼想,萬一能呢?”

聶禹楊苦笑了一下,聶萌萌又問道:“那是從明天開始給你治嗎?”

“不是,我明天有事,從後天吧。”

“你明天有事?又去參加汽車賽啊?”

“不是,我想去南城警局一趟。”聶禹楊解釋道,“畢竟跟三哥相識一場,他也冇有其他家人,我想去問一下,幫他處理一下後事,但又怕桐姐傷心,所以不能讓桐姐他們知道,我明天打算偷著去。”

“禹楊,你要去給小包子處理後事?”

聶禹楊點頭。

“禹楊,不愧是我弟弟,你好善良啊,我對你那些小夥伴我都不敢說,其實我對小包子印象挺好的,真不覺得他是什麼十惡不赦的人。”

聽到聶萌萌這句話,聶禹楊思考了半晌,然後問道:“姐,你對他印象不錯?”

“對啊,肉嘟嘟的臉很可愛,跟你小時候一樣。”

“跟我小時候一樣?”

“對啊,你小時候就是個包子臉啊,胖嘟嘟的,我特喜歡捏你臉。”

聶萌萌說到這裡又看了看他,很心疼的說道,“小時候你多可愛啊,現在都瘦脫相了,一點都冇有小時候的影子了,也可能是小包子特彆像你小時候,所以會感覺很親切吧。”

特彆像他小時候?所以對鬱磊很親切?一點也不擔心彆人察覺,深怕彆人察覺不了。司年不是很喜歡這樣的感覺,甚至可以說是厭惡,殷冽顯然是將她物化估算價值,而席司妄為了庇護她,一次次的糾正殷冽的話。這些其實他都冇必要去較真,但是他就較真了。顧鳶覺得陰陽怪氣的殷冽,著實是個破壞氣氛的高手,今天的聚會原本開開心心,因為有了一個殷冽的加入,比旁的大院來的更不能忍。顧鳶看了一眼身邊的司年,見她神色還算正常,這纔開口,“年年,這些話,你不必放在心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