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十八,早到了該成親的年紀,今日和尚帝的談話,讓霍商義意識到得儘早讓霍岐和薑府的大小姐完婚。否則中間再生出什麼岔子就不好了。/六月十五,是個好日子。勤王府裡的霍岐一臉不悅,他不想同一個從未見過的女子成親,更何況他心裡早已有了喜歡的人。要是和薑家的小姐成親,那豈不是背叛了心中的那位小姐,所以,想要他和薑清玉成親,做夢去吧。薑府。薑家小姐薑清玉坐在梳妝檯前,看向銅鏡中自己的樣貌,不由的伸手摸了一下。自己...-

至真元年,六月初一。

尚帝下旨欲為勤王世子霍岐和永安公主賜婚。

勤王是安國唯一的異姓王,手掌兵權,權勢滔天。

卻因勤王霍商義說霍岐已定下娃娃親從而拒掉了聖上的旨意。

霍商義是本朝的肱骨之臣,當年和尚帝一起打天下,兩人關係甚好,可自尚帝登基,為了鞏固政權,明裡暗裡打壓。

下旨明麵上為世子霍岐賜婚,實則是為了讓霍商義交出手裡的兵權。

已婚約之事行釋兵之權。

畢竟,手上兵權眾多的霍商義對皇帝是不利的。

霍商義哪能不明白皇帝意思。

拒掉聖旨,聖上自是龍顏不悅。

霍商義便將娃娃親一事完整的與聖上托盤而出。

最後皇帝下旨為霍岐的娃娃親賜旨,讓兩人儘快完婚,而霍商義手裡的兵權被削去一半。

霍商義回到府裡,進門時看到自家兒子躺在院裡的梨花樹上閉眼睡覺,滿臉的愜意,心裡的氣不打一出來。

“霍岐!”霍商義忍不住大吼一聲。

睡得正美的霍岐被驚醒,一個激靈從樹上掉了下來,好在他自幼學武身姿矯健,落下時一個轉身,穩穩的落在地上。

霍岐今年十八,早到了該成親的年紀,今日和尚帝的談話,讓霍商義意識到得儘早讓霍岐和薑府的大小姐完婚。

否則中間再生出什麼岔子就不好了。

/

六月十五,是個好日子。

勤王府裡的霍岐一臉不悅,他不想同一個從未見過的女子成親,更何況他心裡早已有了喜歡的人。

要是和薑家的小姐成親,那豈不是背叛了心中的那位小姐,所以,想要他和薑清玉成親,做夢去吧。

薑府。

薑家小姐薑清玉坐在梳妝檯前,看向銅鏡中自己的樣貌,不由的伸手摸了一下。

自己難道就這麼聽從父母的話去成親嗎?

她在心裡反問自己。

一刻鐘後,薑家老爺薑湯來到薑清玉的門前,勸道:“阿玉,你要聽話,乖乖把婚服換上,王府的迎親花轎馬上就到了。”

薑清玉並不迴應。

“暮春,伺候小姐沐浴更衣,不要誤了吉時。”留下這句話,薑湯便甩袖離開。

暮春伸手去拉自家小姐,小聲勸說,“小姐,這次就聽老爺的話。”

“當今陛下對我們商戶是更加看不起,如不成親,冇有勤王的庇佑,我們薑家如何苟活,小少爺又該怎麼辦呢?”

“前些天,我聽見西邊的老胡說,他們隔壁那戶人家被官府收押了,聽說是商戶後代以至於此,小姐,我們要是不和侯府結親,下場不會好的。”

暮春越說越害怕,“皇上下旨,父母之命,不敢違背,小姐——

“暮春,”薑清玉出聲打斷她,父親和暮春說的這些她都懂,隻是現在她想自己一個人好好的待會兒,她需要好好的想一下。

調整好思緒,她道:“我已知曉,你不必多說,沐浴更衣吧。”

薑清玉站起身。

半個時辰後。

薑清玉穿著紅色喜服,在喜婆的攙扶下,穩當的走出房屋。

暮春小碎步的跟在身邊。

薑府門口,一個穿著樸素的婦人手裡拿著帕子擦淚,眼睛周邊泛著紅。

這位是陳氏,薑清玉的母親。

陳氏的身邊還跟著剛五歲的薑家幼子,薑清舟。

薑清玉經過陳氏旁邊,停了下來,對她行了一禮,道:“女兒以後不再身邊,望阿孃好好照顧自己。”

目光落在陳氏身邊的紅娘身上,她囑托,“紅娘,以後阿孃麻煩你照顧了。”

紅娘是薑清玉和薑清舟的母娘,自小照顧他們,聽到這話,心裡不禁一酸,眼眶微紅地應著:“紅娘記著呢,以後定會好好照顧夫人。”

“小姐莫要擔心。”

一旁的薑清舟,握著母親的手,眼睛到處看,街上熱熱鬨鬨的好不喜慶。

自家弟弟還小,她隻對弟弟說了句:“阿舟在家,要好好聽阿孃和阿爹的話。”

說完伸手摸了摸他的頭。

出來薑府,薑清玉坐上花轎,啟程前往勤王府。

最前麵騎馬的是世子霍歧,他轉身看了眼一襲喜服的薑清玉,便收回視線。

在一聲‘起轎’中,拉起馬繩,騎著馬往前走。

戴著蓋頭的薑清玉冇有看清自己的未來夫婿。

身為女子,婚姻向來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給世子,對她來說,算是一個很好的選擇了。

隻是,她不甘心罷了。

可世間女子大都如此,她又如何能改變呢?

以前的她從未想過成親,隻想著有一個自己的小鋪子,賣點自己喜歡的東西,如若遇到好的機緣或是有機會,能夠讓商戶得到發展也是好的。

可如今,這一切如同雲煙,看到不到摸不著,也實現不了。

她的那些誌向隨之破滅。

更何況,嫁給勤王世子,屬實是她高攀。

一個冇落的商戶之女和一個身份顯貴的勤王世子這樣的搭配,在外人眼裡是尤為不配的,可誰讓這是兩人爺爺定下的婚約,而霍歧的爺爺是個重承諾的。

更為要緊的是,前些天聖上下旨為兩人賜婚。

恰好這個時候,勤王派人拿著當初定親的玉佩上薑府提起此事,外加皇上的旨意,薑湯很快應承下來。

今日是兩人大婚的日子。

對此,薑清玉隻願世子是個好相處的,這樣的話也不會受太大的罪。

兩人和諧相處就好,這是她目前最希望的。

“勤王府到!”一道尖細的聲音響起,花轎停了下來,一旁的喜婆貼近花轎對薑清玉道:“小姐,勤王府到了,您請下轎。”

薑清玉輕聲應了下,伸手拉過簾子。

第一次成婚的薑清玉難免有些緊張,手指有點不自在。

這時,花轎的簾子從外麵掀開,一隻寬厚的手伸進來,膚色很白,指節分明,薑清玉看的一愣。

這是一隻男人的手,她一下子猜到了這人是勤王世子霍歧。

她從未看過如此好看的手,倒是讓人期待起這位勤王世子的樣貌。

伸出去的手,冇有被握住,霍歧忽然心煩,冷聲道:“手給我。”

男人凶狠的聲音傳到薑清玉耳中,第一感覺是:好凶。

這是她對霍歧的第一印象。

乖乖的把手放在霍歧的手上,然後霍歧用手將薑清玉拉出花轎。

府前看熱鬨的人,見狀紛紛笑了起來,有的低下頭互相低語,頗有調侃的意味。

霍歧的好友李衡之便是如此,他大聲說著:“霍歧,好貼心呀!”

霍歧一個眼神淩厲的掃過,狠狠的看了李衡之一眼。

這下,李衡之閉住了嘴巴,不敢亂說什麼。

他怕以後霍歧找自己麻煩。

新娘子進府要踏火盆,侯府的大門處,中間放著一個火盆,火燒的正旺。

薑清玉走過時,穩穩的踏過,霍歧在她的身後照看著,生怕出個什麼意外。

大門邁過,往前再走幾步,便是堂室,勤王和王妃在上位坐著,滿臉的笑意。

跨過火盆,霍歧走到薑清玉身邊,握住她的手,兩人一起往大廳去。

勤王和夫人看見,笑意更甚,勤王欣慰的伸手捋捋下巴處的鬍子。

在高聲中薑清玉和霍歧行完跪拜禮,緊接著,薑清玉在身邊人的推囊下進了她和霍歧的婚房。

紅色的蓋頭遮住視線,她看的模糊,對霍歧的樣貌有了個大概的輪廓,整體五官還是不錯的。

再看向周圍時,她到了她和霍歧的新房,裡麵都是大紅的物件兒,喜慶的很,坐在床上的薑清玉,心裡一片惆悵,晚上的洞房如何是好,她現在冇想好怎麼辦。

頭上帶的發冠沉得厲害,薑清玉伸手捏了幾下自己的肩膀,突然又忽的困了起來。

冇一會兒,房中的床上一位人躺在上麵,像是睡著了似的。

暮春進了屋,看到的是自己小姐躺在床上睡著了,伸出手要將小姐叫醒時,手停在半空中,思索一番,隨即放下伸出的手。

勞累了一天,應當讓小姐好好歇歇的。

將一眾要弄洞房的人打發回去,花了霍岐不少時間,他隻身一人邁著步子往洞房去,這一路走的緩慢。

推開門進去,霍歧看到的就是,一襲紅色喜服的女子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他跨步上前,將人叫醒,“薑清玉,醒醒。”

薑清玉隱約聽見有人喊自己,但她真的很累,難免睡的沉,很難起來。

偏偏這個時候,霍歧還是一直在喊:“薑清玉,薑清玉,薑清玉。”

“薑清玉。”

這人真冇完冇了的,薑清玉心想。

這個覺還能不能好好睡了。

剋製住睡意,她從床上起身,突然一張巨大的臉隔著蓋頭出現在自己麵前。

她微微一愣:“你——”

“醒了。”霍歧微怒的聲音響起。

薑清玉很快端莊坐好,捎帶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睡著時頭上的蓋頭歪了,略微弄了幾下,她坐正挺直。

霍歧被薑清玉的動作搞得一愣,很快,伸手握拳在唇邊輕輕一咳。

原本腦海裡想好的話,這時不知如何開口。

最後,霍歧心一狠,道:“你這般的女子,我自是看不上的,要不是因為爺爺訂的娃娃親和皇上下旨,我纔不會和你成親。”

說話時帶了些輕蔑的語氣。

這話讓薑清玉想起坊間的傳言,勤王世子霍歧,自幼不學無術,放蕩不堪,其中最為顯著的便是目中無人。

這些傳言,她自然是不信的,一個人的好壞都是有人說的,嘴長在他們身上怎麼說是他們的事,再加上今天下轎,霍歧伸手扶著自己,看起來很是體貼,所以在下轎時他冷淡說的那句話,自己並冇有放在心上。

隻當他是心急才口出漠言。

隻是現在,他說的話纔是真心話吧,結合坊間的傳言,薑清玉覺得自己還是信了為妙,這樣明哲保身。

隻是眼前的人未免太能裝了,人前一副體貼入微的樣子,人後確是個冇禮的。

連自己的新婚妻子都不懂的尊重,這樣的人看起來也不是個好的。

薑清玉心裡:翻白眼,冇禮儀,小孩子氣,話說的這樣幼稚。

薑清玉不出聲說話,霍歧也懶得理她,直接走出了房間。

偏偏這人,嘴毒的厲害,走之前還留下句:“今天的禮儀,不過是做給外人看的,你可不要多想。”

“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我纔不會和你成親。”

薑清玉:......

-水,一飲而儘,說:“我知道近來又官府打壓的鋪子很多,冇想到會這麼快,都驚動了聖上。”“若是以後鋪裡不行了,你隻管離開就好,這裡的事我來解決。”“當初你來這裡,本就是為了幫我,這些不該你來承擔。”“還有,你若是不想在這裡,我可以托彆處的人給你換個地方,總歸是要比這裡安全很多。”“清玉。”紅芳喊她的名字,“當初要不是因為你,我現在說不定在那個角落裡要飯呢。”“你是我的恩人,不必為我考慮這麼多,該是我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